明天沒有問題,可以更堅強

明天沒有問題,可以更堅強

2010年玉樹大地震後,殊利仁波切心急的回到玉樹探望災民,2015年再度回到重建好的新寺院,仁波切說:「雖然新的寺院很漂亮,但我總是覺得舊的地方好,舊的地方可能有一種感情吧。」



受訪者:殊利仁波切
採訪:阿尼蔣秋卓瑪、賴純美
文字:賴純美



殊利仁波切攝影

∣攝影:殊利仁波切


創古寺開光慶典後,人群散去,但大清早,殊利仁波切位於玉樹創古寺的行宮,已經有為數不少的信眾前來覲見。玉樹大地震時,殊利仁波切從不丹趕回來玉樹探訪地震災民,而後創古寺開始重建工程,經過四年半,殊利仁波切於地震過後首次再回到玉樹,信眾仍然絡繹不絕的前來覲見,時空的距離未曾淡化彼此的連繫,再相見仿如昨日。

殊利仁波切

我一定要去玉樹

回顧在不丹接到玉樹大地震的消息,殊利仁波切十分擔心,便開始連絡在玉樹的相關人士,但因為地震當時的通訊都中斷了,最後輾轉才終於連絡到在玉樹市區結古鎮的弟子,他隨即請弟子一定要到創古寺去看看情況,即便交通中斷了,也要走路去。

從玉樹市區要到位於地震災區的創古寺,走路至少要一兩個小時,等弟子們回覆消息時已經是當天晚上了。殊利仁波切聽到整個創古寺幾乎都毀壞時,除了更加擔心外,而當時唯一能做的是祈請佛菩薩加持保佑所有受災的人,並隨即帶領不丹寺院的僧眾進行修法。當時仁波切心裡唯一的想法是:「我一定要去,一定要去,最起碼可以見到在玉樹創古寺的喇嘛們。」

他們非常的堅強

一星期後,殊利仁波切總算到了西寧,地震時受到重傷的喇嘛與居民,也都送到了西寧或四川成都的醫院治療。仁波切在醫院探視傷者時,看到這些傷者時,覺得他們真是非常堅強的。1999年臺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當時仁波切也在臺灣,他感覺到「城市裡的人跟玉樹的人,完全不一樣。因為城市裡的人可能因為工作壓力很大或很忙,對外在的東西會有很大的依賴,所以不夠堅強,但是玉樹這裡的人,的確是很堅強的。」雖然很多地方都有學佛的人,但玉樹這邊的人,對佛法的信心更加虔誠。

禪古寺

佛陀的偉大

到了玉樹後,殊利仁波切和創古寺住持洛卓尼瑪仁波切拉著手,一起來到了已經全部毀損的創古寺,兩人不禁都流下了眼淚。地震前仁波切也幾次來到玉樹的創古寺,但這一次「心裡對創古寺的印象,跟來到了之後完全不一樣,全部都沒有了,整個寺廟都沒有了。」當時仁波切最深的體會是「佛陀真是很偉大的,他講了萬法是無常的」,看著創古寺的廢墟、傷患以及在地震中的罹難者,仁波切對無常的了解與明白也更加深切了。

創古仁波切與殊利仁波切

明天沒有問題

雖然停留很短的時間,不可能見得到全部的災民,但是仁波切覺得:「精神上的安慰是很重要的,青海這邊的人對自己的師父或上師,依賴心是非常大的,有些人跟我說地震發生的時候,他們就想到創古寺的四位仁波切,也念著四位仁波切的名字。所以,他們看到我就有一種祝福,也是一種最大的安慰。看到我或其他仁波切就會覺得很有希望,明天沒有問題,可以更堅強。」

在為期十天左右的戡災慰問中,仁波切說:「當時我也做不了什麼事情,但是我想只要我來了,能跟喇嘛、災民們見面講幾句話,最起碼他們的心裡都會有一種短暫的快樂,做到了這一點,我也就很開心了。來到了這裡,我能用佛法開示、安慰他們,他們的心裡就會感到快樂,看到他們的快樂之後,我心裡就覺得我的存在,以及我來到玉樹這邊的意義,就已經有了。」

舊的地方有一種感情

殊利仁波切出生於不丹,但是當他到了玉樹之後,「感覺前世和這一世的距離好像拉得非常得近,一般人是很難理解的,因為我是一個不丹人,我出生在不丹,但是我的前世在青海,所以我每次到了這邊,就覺得我有一個很大的任務,應該要對青海多做一些事情。」新的寺院已經落成,仁波切趁著空檔,回到舊的已成廢墟的創古寺,很多人問仁波切覺得哪一個地方好呢?仁波切說:「雖然新的寺院很漂亮,但我總是覺得舊的地方好,舊的地方可能有一種感情吧。」

採訪後,仁波切繼續覲見從各地一早來的信徒,結束後,仁波切手上拿著一串念珠,開心大步的走出來,告訴我們這串念珠是剛剛一位老信徒供養給他的,他一邊拿起念珠讓我們端詳,一邊如獲至寶般的告訴我們:「是不是很有藝術感!」在灰濛的光線下,一串經過不斷長時念誦的老念珠在仁波切的手上隱隱發亮著,那是一串很舊的念珠,卻也是一串古老而緜延的感情。
殊利仁波切



©Thrangu Dharmakara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