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那些都過去了

前面那些都過去了

萬法無常,它沒有說寺廟不可以無常,就是因為我們心裡面都有執著,才會如此痛苦。


受訪者:喇嘛仁青(玉樹創古寺閉關中心指導老師)
採訪:阿尼蔣秋卓瑪、賴純美
文字:賴純美



玉樹大地震

經過地震中已倒塌的舊創古寺,繼續沿著小路蜿蜒而上,不久便到達了在地震中奇蹟僅存的創古寺閉關中心。八月的夏天,山上冷風呼呼的吹著,山間下起小雨,推開閉關中心的門是一間極為簡單的房間,裡面擺設著佛龕、閉關的禪修箱、一張床,再沒有其他了。閉關老師端坐在禪修箱裡,娓娓的述說地震當時的情形。

喇嘛仁青
∣喇嘛仁青(青海玉樹創古寺閉關中心指導上師)

瞬間,全部都塌下來了

「地震來時太突然了,當時是在二樓,沒有辦法想到什麼,想要從二樓到一樓時,已經開始搖動,沒有辦法走。接著從山上看到整個寺院、村子都在搖動,一片灰沉沉的。就在那個瞬間,全部都塌下來了!」

地震後,所有閉關中心的喇嘛完全顧不上其他,只知道要拚命的挖,先是護關的廚師被挖出來,接著其他的喇嘛也陸續挖出來,在這次的地震中,閉關中心在受創嚴重的創古寺中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只有幾位受傷的喇嘛,其中也包括閉關老師。

當時老師的雙腳被玻璃割傷,血流如注,卻顧不得包紮。閉關中的喇嘛們全集中在院子裡,平時閉關的喇嘛是不能被看到,也不能見到關房外的其他人,但現在閉關中心的牆全塌了,他們問老師現在會被看到了怎麼辦?老師說:「沒有什麼怎麼辦,我們都該出來做事了,不用想那方面,大家要出來協助村民跟喇嘛們,現在不用考慮那個方面。」於是所有閉關中的喇嘛,披著在閉關時規定不能剪的已經及腰的長髮,全部都出關下山協助救災、挖屍體。

原來佛法的力量是這麼大

平時佛法都會講到一切萬法都是無常的、如夢的,但還是很難想像寺院、山、村民變動的感覺,老師說:「當時真正的感受是,原來佛法的力量是這麼大的!自己真正如此的感受到無常,也深刻的明白了原來無常是這樣的。」除此之外,平時每個人都會對「我」的執著很強烈,但是地震後,寺院的喇嘛與村民,儘管大家都受到了這麼大的災難,但是當時互相都有一顆關愛、團結的心,互相幫助,即便自己受傷了,也不顧自己的傷盡力去幫助其他更嚴重的人。如果平時一位沒有信仰的人遇到這種情況,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自己要怎麼逃離這種痛苦與災難,但是當時大家反而是捨棄自我去協助他人,互相的關愛,從這裡看到了佛法所說的慈悲心與菩提心,佛法的力量真實的顯現。

身為佛門弟子、出家人,回憶那時的心情,老師說:「當時很慶幸這一生能夠出家,很開心榮幸成為一位出家人,自己也能有這樣的機會學習佛法。」

有一位弟子,閉關九年

受傷的病患及陸續挖出的屍體,都移置到舊創古寺附近的尼寺,在那裡搭起了安置的帳篷。在帳篷裡,老師才臨時用門簾上的布包紮好雙腳的傷口,想要出去跟大家一起救災時,才發現因為血流太多,腳都站不起來了。老師心想雖然身體動不了,但他還可以念經,可以到其他帳篷為已經罹難的喇嘛念經超度。但弟子們護師心切,他們說:「走的已經走了,在這個帳篷念都可以,我們還沒有死的都要靠你。」他們一定要老師先到西寧去養傷,那時老師覺得自己一定要堅強,不能脆弱。地震當天晚上,寺院與村子的生還者,都聚集到臨時安置的帳篷區,帳篷裡也擠滿了人,帳篷外是嗚咽的哭聲,帳篷裡是弟子們不斷的勸說,希望老師能到西寧去就醫。但是,老師除了希望能留下來幫助災民,在他心裡還在等一個人——一位閉關九年的弟子回來。

這位弟子曾經是閉關中心最年輕的閉關行者,開始閉關那年他才十六歲,寺院的規定要滿十八歲才能閉關,他第一次報名閉關時,因為年紀還太小被刷下來,但他又繼續報名,第二次抽中了他的名字,因緣和合,老師也就破例的讓他加入閉關。第一天閉關,小行者到了老師的房間,跟老師說他不敢一個人睡,可不可跟老師一起睡,老師睡床上,他睡在老師房間的禪修箱裡?他的要求當然被老師拒絕了,老師慢慢的跟他說:「閉關要三年三個月,怎麼可以不敢睡,一定要自己一個人睡,習慣了,沒事就好。」然後他回去了自己的關房,趴著趴著也就睡著了。而這一入關,也就過了九年,九年中他沒有出關,修行、念經各方面的學習都很好,老師也積極的培養他成為閉關中心的老師,希望以後能代替他指導閉關的行者。

他留下了心

地震當天,這位弟子到了州上,地震後失去了連絡。老師當時受傷嚴重,看到自己的腳不斷湧出鮮血,他心想,自己受了重傷,或許會有萬一吧,他不願意走,惦念著這分師徒情誼,要等他的弟子回來,老師知道在這個弟子的心裡「他自己的生命跟我的生命比,一定是我的生命重要,如果他在,他一定第一個到的,一定會來。」就這樣,老師默默的在心裡等著他出現,很久很久,從抱著一絲的希望到充滿失望,「他就這樣走了,留不下來,可能他是代替我走的⋯⋯。」

五年了,窗外的風雨,隔著落地窗,吹進了老師平緩淡然的臉龐,雨滴安靜的留在眼眶,老師終究沒有讓淚水滑落,他擤了擤鼻子,接著說:「那一天他留在州上,地震那天他就圓寂了,火葬的時候他留下了他的心,現在還在⋯⋯。」

失去孩子的父母

帶著悲傷的心情,老師勉強被勸下山到西寧去治療。早上從山上下來,來到了毀壞的寺院,在那裡好多失去孩子的父母,悲慟的把孩子冰冷的身軀抱在懷裡,上山來希望老師能幫已經冰冷的孩子超度、修破瓦法,讓他們能往生善趣,圓滿最後一程。就這樣一路下來,一直修法到下午老師才拖著也受重傷的腿,啟程前往西寧。

為什麼護法沒有幫助我們

玉樹大地震
從西寧再回到玉樹,已經過了一個月,老師重回到閉關中心,看到供杯、多瑪、佛像等,破碎而零散一地,就像瑜伽士密勒日巴回到家鄉時,家沒有了只剩母親的骨骸,即便老師已經是修習佛法多年的出家人,心裡還是很難接受,老師一件件的把那些碎裂的殘骸撿起來,把閉關中心清理乾淨後,站在門口好一會兒,心想:「不可以這樣低落,做事情就是做事情,現在已經一個月了,閉關是一定要繼續的。」但有其他閉關行者問,為什麼還要閉關?我們念了那麼多經,閉了那麼久的關,寺院還不是變成這樣了,護法他去了哪裡?為什麼護法沒有幫助我們?

「四加行裡第一共加行說的就是萬法無常,它沒有說寺廟不可以無常,就是因為我們心裡面都有執著,這是『我的』寺廟,『我的』家庭,『我的』喇嘛,『我的』身體,大家都以執著這是『我的』的方式去理解這個世界、寺廟、人生,才會如此痛苦。信仰並不是去相信用木頭刻出來的護法會起來幫助我們,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出家人做得不好的話,也是有因果,護法其實是在自己心裡,是心裡面的信仰,不是外在的木頭刻出來的佛像。」

怎麼樣保持才更難

玉樹創古寺
老師以佛法開導後,他們在無人原始的荒山上,又開始繼續閉關了。每個星期,老師要和護關廚師走上好長一段路去補給食物,四個月後,這一期三年三個月的閉關結束了。新一期的三年三個月閉關,回到了修復好的閉關中心,邁著前人的修行足跡繼續展開。地震後五年,新的寺院也正式落成開光,三天的開光慶典在歡慶中結束,但老師說:「前面那些都過去了,但怎麼樣保持才更難,就像三年三個月的閉關,要開始閉關不難,也可能一下就過去了,但要怎麼在三年中能改變行為、想法,成為如法的行者,這才是難的。

現在我們有這麼好的寺廟,但是怎麼繼續維持下去,那才是重點。我們年紀大的什麼都可以,但也要考慮到別人,年輕的一代,要怎麼做、怎麼維持才好?這是我現在想的,也是我心裡的一種意念,我沒有做到很多事,也沒有能力,但是我的心裡面⋯⋯也可以想吧。」



玉樹創古寺開光大典



©Thrangu Dharmakara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