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主以辦寺院的心情護持,是匯集了許多人的願力才能完成這所寺院,因此,這裡將會持續不斷的修持法教

功德主以辦寺院的心情護持,是匯集了許多人的願力才能完成這所寺院,因此,這裡將會持續不斷的修持法教

口述:董瑟喇嘛貝瑪(Dungse Lama Pema)(加拿大創古寺住持);採訪‧藏譯中:阿尼蔣秋卓瑪;文字:賴純美

董瑟喇嘛貝瑪

來自尼泊爾宗巴地區的董瑟喇嘛貝瑪,家裡其實是寧瑪派蓮師伏藏的法脈傳承之一。小時候的喇嘛貝瑪一心嚮往出家,只要有機會遇到認識的長輩,就會請求他們帶他去印度出家, 但是身為長子必須繼承法脈,所以一直無法達成心願。直到有一天他到了尼泊爾的滿願塔,也許滿願塔聽到他內心的祈求,真的如傳說中的靈驗了!

要出家,先打掃一年

來到滿願塔的喇嘛貝瑪,在繞塔時發現了旁邊的一個小寺院,就進去詢問可否出家。這一次他沒有馬上被拒絕,對方給了他一個電話號碼,事隔數十年,喇嘛貝瑪還記憶猶新的說出號碼是「470028」。拿了號碼他打了許多次都沒人接, 直到有一天,電話終於接通了,很意外的,電話那頭接聽的竟然就是—創古仁波切。

仁波切沒有馬上答應讓他出家,但可以先在寺院做打掃的工作,一年後再看。一年後,喇嘛貝瑪通過考驗,「終於」出家了!回顧那一年的打掃經驗,喇嘛貝瑪說:「我覺得這個就是仁波切給予我的工作,我一定要完成,也因為完成這個工作,我才能出家。」

加拿大的生死關頭

1998年喇嘛貝瑪擔任仁波切的侍者,來到加拿大,卻意外的生了一場病,幾乎失去生命。當時因為急性盲腸炎,一直忍耐著疼痛的喇嘛貝瑪在仁波切灌頂法會中昏倒,緊急送醫後才知道已經嚴重感染命在旦夕。仁波切除了通知他在尼泊爾的父母,也讓學校的學生日夜為他祈福誦經。開完刀醒過來時,喇嘛貝瑪看到仁波切一直在身旁持藥師心咒並為他加持,才真正了解上師的偉大,那一刻他很深的懺悔也懊悔明白得太遲,他在心中立下誓言說:「如果這次沒有死,能活下來的話,一定會回報仁波切,即使沒有辦法回報,也一定不會做對不起仁波切的事。」

那一年,喇嘛貝瑪25歲,是本命年。一般習俗認為本命年會災難多,較不吉利。開完刀後,喇嘛貝瑪還在昏迷狀態,時而清醒時,他想到自己還這麼年輕,壽命卻可能已經要結束了,這輩子可以說還沒有利益到別人,幫助別人,心裡感到非常遺憾。當時,仁波切天天過來探望他,還因此延遲既定行程,在離開要去臺灣弘法前,仁波切特地再來看喇嘛貝瑪,慈愛的吻了他的臉頰,跟他說不用擔心醫藥費,所有的醫藥費仁波切會支付。

協助籌建加拿大創古寺

也許就是喇嘛貝瑪在生病時仍然想著利益眾生的善念,良善的動機,帶來良善的因緣。2012年喇嘛貝瑪再度來到加拿大,先是在噶瑪噶舉中心協助中心的活動並一邊學習英文,後來因緣成熟,在大德劉惠娟女士、李佩雯女士及其他法友的發心護持下,先是協助創古仁波切成立了加拿大的創古中心,後來更建立了加拿大第一座藏傳佛教的寺院—創古寺。

喇嘛貝瑪說:「我一生原本沒有計畫要到國外,會設立中心、建立寺院。一輩子最大的希望就是好好學習佛法,能夠一輩子真正實修。」建立寺院只是因為當初的一個念頭,沒想到就成真了。有一天喇嘛貝瑪和劉惠娟女士一起參觀一座顯教寺院,用齋時喇嘛貝瑪跟劉惠娟女士說:「將來我們也建一座這樣的寺院好嗎?」沒想到劉惠娟女士後來真的著手進行,捐地給創古仁波切,並且著手進行籌建寺院的計畫。

北美第一座藏傳寺院

寺院動土儀式時,突然下起了大雨,雨停了要收起臨時搭建的遮雨棚時,遮雨棚上的雨水傾洩而下,淋了喇嘛貝瑪一身。喇嘛貝瑪不以為意,反而覺得是很好的緣起,象徵著法雨將源源不斷。

寺院於2010年7月25日岡波巴成道紀念日舉行開光大典、正式啟用。大殿的釋迦牟尼佛鍍金佛像裝臟多位證悟大師的舍利子,蓮師、馬爾巴、密勒日巴和岡波巴的袈裟遺件等殊勝的聖物,創古仁波切還特別設計了代表加拿大創古寺的標誌,標誌下方寫著創古仁波切的祈願:祈願佛陀的教法(義理)和證法(實修)興盛。創古仁波切並指派喇嘛貝瑪擔任加拿大創古寺的住持。

位於加拿大溫哥華的創古寺,是太平洋西北地區第一座藏傳佛教傳統寺院。自從開光以來,除了每年創古仁波切會來此駐錫數月,寺院幾乎每一年都會邀請一位大德前來傳法,寺院落成以來,陸續邀請了撒迦法王、大司徒仁波切、詠給明就仁波切、堪布慈誠羅珠、海濤法師等前來,今年(2017年)6月更邀請到第17世大寶法王噶瑪巴蒞臨。


創古仁波切
創古仁波切
創古仁波切


©Thrangu Dharmakara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