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時代來臨,無可取代的只有⋯⋯

AI時代來臨,無可取代的只有⋯⋯

引言 陳履安(前監察院長) *本文為陳履安先生於講座結束後審訂增補內容


用科學禪修

去年(2017 年)十月,堪布拉布到臺北來,我有機會見到他,知道堪布拉布是創古閉關中心的住持,我直接就請教堪布,我可不可以去創古閉關中心閉關?堪布想了一下,說可以,告訴我閉關要三個月到六個月。我問可不可以閉關一個月?他說可以。我非常感謝堪布給我這個機會,決定去年十二月底成行。我太太,還有堪布丹傑,我們最小的孩子,送我們到了尼泊爾創古閉關中心。我回想到二十年前,我送堪布丹傑到南無布達創古寺的寺院去學習,把他丟在那裡。過了二十年,他把爸爸送到創古閉關中心,也丟在那裡。(眾笑)


一、從閉關中心回來以後

我在堪布的閉關中心約一個月,我非常感恩和欽佩堪布,在中心也見到創古仁波切。一轉眼已經十個月了,剛才一見到堪布,就謝謝他。

我最近三年幸獲噶陀仁珍千寶仁波切傳授北岩藏的一些法教,元月底(2018 年)從創古閉關中心回來後,三月底時去台中閉了七天斷食的關。這兩次閉關之後,跟以前最大不同的就是學什麼好像比較容易相應,這是以前我沒有過的經驗。我剛才也跟堪布報告我這一段時間的學習經過,的確能感覺到什麼是「加持力」,非常的感恩!各位要知道你們面對的這一位堪布確實是很難得,非常難遇到的一位大師!我在創古閉關中心時,從非洲來了五個八、九歲的孩子,追隨堪布學習。堪布剛才告訴我現在已有二十幾個孩子,不只非洲,還有從各地來的,還有個才一歲半的。堪布的心願就是要從小培養未來弘法的老師,希望他們學成後,能夠到世界各地弘揚禪法。

堪布告訴我閉關中心的情況:來自世界各地閉六年關的近百人,創古寺堪布和喇嘛閉四年關的每兩年八人,還有來自歐美各地多位短期參禪的學員,堪布拉布幾乎每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至少十六個小時不停的教學、指導、處理行政、監督施工等等,唯一不會的就是不會照顧自己的飲食。

今天大家能在這裡和堪布拉布結緣,是很珍貴、很難得的,在座很多人都知道,結這種殊勝的緣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二、科學能幫助對佛法的領悟

接下來,跟各位簡單的介紹兩個近年西方科學家和仁波切以及瑜伽士的故事。

1990年我參加第一次禪七,追隨惟覺老和尚,第一次閉七天的關,是用參話頭的方法。坐到第四天就有些覺受,又發現有的覺受可以重複,使我感覺非常好奇,我是學科學的,心想這種修身、修心所發生的各種體驗和現象,應該都有科學的解釋!

現代科學家大多承認科學界目前對宇宙生命的一些知識,是非常局部的,非常有限的;數十年來很多科學家接觸和認識仁波切以及瑜伽士之後,讓他們感覺到佛陀教導的理論和方法,對未來科學的研究可能有指引的功能!我個人則感覺現代科學已經知道的原理,也有可能幫助學佛人更快的領悟和證悟。

過去三十年以來,西方科學家和很多位仁波切以及瑜伽士,探討和研究與佛法禪修有關的許多科學問題,頗有收穫。從三十年前學術界每年僅發表寥寥幾篇論文,到現在每年發表兩千多篇學術論文,並且從去年開始好幾個著名的大學決定邀請仁波切以及瑜伽士共同研究,我們的老師明就仁波切也是科學家們非常重視、受尊敬的合作對象。

今天只向各位報告兩個最近而重要的科學發現。

三、科學發現人的意念可以影響別人

第一是在美國西雅圖所做的關於念頭的一個實驗,這個實驗名為「人類腦部直接通訊」(Direct Brain-to-Brain Communication inHumans)。實驗是在美國華盛頓大學西雅圖校區進行,由腦部科學研究所教授史托科(Andrea Stocco) 坐在電腦前,戴著有感應器的頭盔用腦波傳遞指令,在校園另一端的教授勞烏 (Rajesh Rao) 則在頭頂(大腦左運動皮質區)裝上一個感應線圈 (TMS),這可以讓他的右手食指做出相應的動作。

這個實驗首度證實了人類真的能「心電相通」,藉由意念可以傳達給另一個人並影響其行為。雖然這個技術目前只能解讀簡單的腦部訊號,但未來如果能進一步突破,對人類生活的影響將更為可觀。2013年2月,美國杜克大學的神經學家尼可萊利斯 (Miguel A. Nicolelis),也實驗證實兩隻老鼠的「意念」也能相通。

這是西方第一次發現心念(mind)可以傳遞,這個發現有很深刻的意義和深遠的影響!大家知道西方的法律很嚴謹,你有揮拳頭的自由,但是不可以打到人,揮拳打人是犯法的。我們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沒有人說我的行為是可以完全自由的,但是西方認為你的思想和意念是完全自由的,動任何念都是不犯法的,因為思想自由是基本人權。這個「動念頭就可能影響別人」的實驗一做,西方的一些關於人權的基本理念可能必須重新詮釋,因為這個題目影響很大。其實,佛法早就告訴我們照顧自己念頭的重要性:「一個念相,一個實相。」、「要就不動念,要動念就是善念。」而對那些不知道佛法所說的三世因果的人,很有可能已經在開始思考如何把人的念力當作武器來運作。

四、思想在「場」傳遞

第二個發現是2017年的實驗,心理學家柯霍(Christof Koch)教授跟神經科學家托諾尼(Giulio Tononi)博士一起合作做了一個IIT(Integrated Information Theory)的實驗,這是一個整合訊息的傳遞技術研究,討論人的思想意念是透過什麼媒介在傳遞。實驗假設意念是透過某一種場(field)來傳遞的,譬如手機訊息就是透過電磁波場傳遞的,而人的思想意念傳遞的場,應該不是電磁波場,而是一種類似重力場的場 (Gravitation like field),就像太陽跟地球的重力場。柯霍教授說:「因為重力場是超越時間和空間的。」如果我們的念頭是透過在重力場來傳遞的話,那麼我小時候想的東西,就有可能還存留在這個場上,如果我們人的生命是延續的,那麼我過去生的思想念頭,會不會也留在場上面呢?

學習佛法唯識學的可能就會聯想到:我們的第八識(阿賴耶識)和這個場會不會有什麼關聯?現今美國有很多學者已經發現其中的關聯,並且和藏傳佛教的修行人討論,對科學研究下一步該怎麼走,會有很大的影響。有的研究所甚至已經不再只是邀請藏傳佛教的大師、瑜伽士到實驗室作實驗,而是開始一起合作,進行討論和研究。並且期待十到十五年後將對生命問題會有重大的突破。

五、人工智慧不能取代的是什麼

從公元兩千年開始,科學的發展是快速跳躍式的。在上個世紀,一個科學的新發明,包括飛機、汽車或者電子產品,大概得二、三十年才會在社會上普及,影響到整個社會。公元兩千年因為發生兩個科學的突破,第一是IC 的速度突然大增,速度暴增十幾二十倍,第二是網路速度的大幅提昇;這兩個發明,把科學技術對人類社會的影響從三十年突然縮短到三年。而最近每一兩年就有更多的創新發明,科學技術的創新已經開始嚴重的影響到我們的就業和生活。

以人工智慧(AI)的快速發展為例,現在已經可以預見大約在五年之內,百分之五十的職業會被淘汰,包括律師、醫師、會計師,會被淘汰,白領、藍領、技術工人都會被淘汰。我有一位朋友,他是做AI 自動控制這一方面的專家,在前年他們使用自動化產品,因而讓一個製造業公司淘汰了25 位工程師,包括非常資深的品管工程師。人工智慧機器已經開始取代並且淘汰了有經驗的專門人才。

儘管人工智慧能取代專門人才,但是人類有兩種特質,是人工智慧機器沒有辦法代替的,有人知道嗎?就是慈悲心(compassion)跟創造力(creativity)。我們期待堪布拉布的禪修中心能培養更多的老師,將來能指導大眾學習悲智雙運和體驗一念不生全體現的境界。

用科學禪修


©Thrangu Dharmakara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