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尼泊爾修行日常 ——連線創古仁波切侍者喇嘛札西才文

疫情下的尼泊爾修行日常 ——連線創古仁波切侍者喇嘛札西才文

因為疫情,這一年多來,海外的弟子都無法在仁波切身邊,《創古法雨》特別連線尼泊爾,採訪負責照顧仁波切起居及健康的侍者喇嘛札西才文,瞭解仁波切的近況,以及這一年來疫情對日常生活及修行的影響。


採訪、藏譯中:阿尼蔣秋卓瑪
文字整編:陳惠珍
照片提供:喇嘛札西才文



創古仁波切與喇嘛札西文才
喇嘛札西文才
喇嘛札西文才


仁波切的嚴謹始終如一

仁波切的身體一切安好,不過畢竟已經高齡89歲了,聽力稍有下降。目前有一位加拿大醫生John在協助我們照顧仁波切,他是仁波切的弟子,在南無布達閉關實修中,所以請大家放心,如果仁波切稍有不適,他會馬上做檢查。因為有醫生的幫助,我也安心很多。

疫情這一年多來,仁波切依舊維持規律的作息和修行,仁波切一天的行程如下:

上午

4:00       起床

4:00-6:30  第一座法

6:30       盥洗

7:00       早餐

7:00-8:00  休息

8:00       運動

9:00-9:30  吃藥與水果

9:30-11:45 第二座法

下午

12:00       中餐
1:00-2:30    休息
2:30-4:30    第三座法
5:00-5:45    運動

晚上

6:00       晚餐
7:00-9:00  第四座法
9:00       睡覺


疫情對尼泊爾以及寺院的影響?

去年3月25號新冠病毒爆發,因為寺院裡有許多長老及小喇嘛,擔心他們被病毒感染,當下我們立刻決定關閉印度瓦拉納西和尼泊爾的創古寺,不允許外人進入參拜,寺院管家及工作人員如果外出辦事,回寺院也要求隔離14到21天。

寺院雖然對外是關閉的狀態,但僧眾們初一、十五依然維持共修,小喇嘛們的課程也不間斷,佛學院的課程一切照常。不過,為了避免群聚感染的風險,所以規定不能在寺院大殿裡聚集,只允許僧眾們進行小型的修法與上課。

維持社交距離的拜見

尼泊爾創古寺

▴剛完成三年三個月閉關的喇嘛們,由堪布拉布帶領,前來拜見仁波切。因為疫情,大家必須與仁波切保持距離。



當時完成三年三個月閉關的喇嘛們,前來拜見仁波切,一開始我們有計畫讓他們可以到仁波切面前拜見,但最終為了防疫謹慎,還是決定保持社交距離。

仁波切並沒有做特別的開示,只說道:「看到你們閉關圓滿,讓我非常開心、歡喜。」可是當下現場卻有僧眾哭了。身為旁觀者的我,雖然無法代為說出他們內心深處的觸動,但從他們的表情,我可以感受得到他們的信心與恭敬心是很強大的。

維持社交距離的拜見方式,我不知道以前有沒有過?但這次是我們這一代,有史以來首次採用這樣的拜見方式,對我們來說是絕無僅有的一次經驗。

這次的經驗讓我體悟到拜見上師不一定要到面前,不一定要讓上師摸到你的頭頂(頭面禮足),因為上師與弟子之間,最重要的是三味耶戒要清淨,上師的開示與指引的修行道路我們要踏踏實實地去實踐,而不必非得要跟上師一起用餐,或者住同一個地方。依止上師最重要的是,好好記住上師的教言和開示!

影響我最深的兩位堪布

我大概是在10歲的時候出家的,聰明才智不足的我,學習對我來說並不容易,當時有一位導師叫堪布涅敦,負責教導我,也很照顧我。雖然我的學習不好,但是我做事很勤快,堪布覺得我比較適合當侍者,便跟仁波切提到了我,我就開始當仁波切的侍者。現在回想起來,我雖然因為腦袋笨,沒能學好要學習的教法,沒有被派去做寺院教師或者被派去國外道場,但也因此得福,當上了仁波切的侍者。

2004年開始,我有機會去三年三個月的閉關,閉關老師堪布拉布對我恩德深重,除了閉關需要的灌頂是仁波切給予的以外,其餘的口傳、開示、口訣都是堪布拉布給予我的。我總共閉關了四年,這四年我沒有浪費時間,一直盡我所能去精進修持。

我想我前世應該累積了一些福德,不然此生不會遇到這樣好的上師與寺院。創古寺院的聞思、學習、飲食等等都非常好,非常齊全。

最精進修持的日子

疫情擴散後,我們不能外出,但我沒有浪費時間,開始進入閉關的狀態。當然,我的心很難與外界隔離,因為它都會跑來跑去,但我努力和我的心在一起修持。

我每天都跟著仁波切一天的行程表努力在修持,除了早上四點的第一座法以外,因為我是一個很愛睡覺的人,如果沒有睡好,整個人都會感覺昏昏沉沉,影響一整天的修行,所以我是五點起床、供水、修法,六點半去仁波切身邊,照顧仁波切的起居。

拜疫情之賜,這段時間可說是我這輩子最精進的一段時間,因為無法出國,所以不像往年一樣,需要陪伴仁波切飛來飛去,到各國弘法,也不會有很多人來南無布達拜見仁波切,所以多了很多時間可以修持。隨侍在仁波切身邊,看到仁波切始終如一地精進修持,對我是一種鼓舞。這次的疫情,我對個人的修行上很滿足,沒有浪費。但是如果一直隔離,我就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待得住了。


▼疫情前,喇嘛札西陪同創古仁波切到加德滿都王宮廣場(Kathmandu Durbar Square)參觀。喇嘛札西小從在寺院長大,自言等於是仁波切養大的,仁波切是他一輩子最感激的人,這一生有機會服侍仁波切,是很大的福報。


創古仁波切與喇嘛札西才文
創古仁波切與喇嘛札西才文
創古仁波切與喇嘛札西才文


創古仁波切與喇嘛札西才文
創古仁波切與喇嘛札西才文
創古仁波切與喇嘛札西才文

喇嘛札西才文
(創古仁波切侍者)

喇嘛札西才文

1976年入創古札西確林寺學習讀寫、儀軌修持及佛學教育。

1984年至1991年在寺期間擔任創古仁波切侍者。

1991年至2004年,擔任印度創古智慧金剛大學營建管理經理。

2004年至2008年圓滿四年閉關,榮獲喇嘛頭銜。其後於尼泊爾瑟卡閉關中心負責監督建築工程。

自2011年起擔任創古仁波切侍者,負責仁波切的健康與醫療照護,並陪同仁波切至世界各地進行弘法。


©Thrangu Dharmakara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