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老,來自於加持﹡側記1】仁波切即便在房間,都有滿滿的行程

【我的年老,來自於加持﹡側記1】仁波切即便在房間,都有滿滿的行程

口述:喇嘛羅桑多傑(創古仁波切的侍者);採訪‧藏譯中:阿尼蔣秋卓瑪;文字:賴純美

擔任仁波切的侍者近二十六年,很多人會羨慕能一直待在仁波切身邊是很有福報的事,但除了真的很有福報之外,還要擔心仁波切不為人知的一面,其實壓力是很大的。

二十六年來,仁波切的身體就如仁波切所說雖有一些病痛,但都還自在,身為侍者,覺得仁波切身體變化比較大是膝蓋開刀以後。幾年前,仁波切先開了右膝蓋,去年(2016年)又開了左膝蓋,所以行動上變得比較不方便,還有需要大量的時間作復健。

仁波切的侍者喇嘛羅桑多傑說:「別人看仁波切整天好像都待在房間裡沒什麼事,但仁波切每天個人的休息時間其實很少,只有真正跟在仁波切身邊才最清楚。」仁波切膝蓋開刀以前,通常到了一個國家,時差都還沒調整好,行程就已經開始進行了。開刀以後,醫生囑咐要做很多的復健,大家以為仁波切只是養病休息,其實仁波切即便在房間內,還是有滿滿的行程。

每天早上仁波切四點就起來修法,之後開始復健一小時,用完早餐後就接見來自各地的法友,之後再繼續復健。然後休息一會兒,仁波切開始作寺院的書籍校對。吃完中餐作另外的治療,然後再依照醫生交待要作的游泳運動,吃完晚餐短暫的休息,再開始修法,並為法友信徒祈福或超度,之後再作復健,然後才就寢。

喇嘛羅桑說仁波切其實不太喜歡運動,但開刀後,醫生囑咐要作大量的復健,還有其他運動,那仁波切會不會偷懶或不想做呢?一般人生病通常不太聽醫生的話,但仁波切卻是非常聽話的病人,醫生怎麼說,他就怎麼做。喇嘛羅桑說:「服侍仁波切這二十六年之中,仁波切從來不會有很頑固或有粗暴的舉止。一般人復健會痛就不想做了,無法延續,但仁波切這兩年開刀期間,都是自己願意復健。還有仁波切不挑食,所以照顧上相對容易許多。」

即便服侍仁波切,不須太費心,但二十六年來,喇嘛羅桑卻從來沒有回過家鄉。後來父母搬到尼泊爾的加德滿都,即使回家也不會過夜,唯一一次是哥哥過世了,他才回去陪父母三天。喇嘛羅桑說:「因為擔任侍者是一種責任,仁波切的所有事情,侍者是最熟悉的,如果不在就會造成仁波切的麻煩,還有如果仁波切身體微恙,別人也會覺得是侍者沒有把仁波切照顧好,這種壓力和責任其實是很大的,那種擔心與壓力永遠都在,二十多年來都沒辦法放下。」

當然,除了壓力與責任,跟在仁波切身邊最大的利益是能得到仁波切所有開示的口訣與灌頂,但是唯一的問題就是沒有時間修行。不過,只要跟仁波切請法,仁波切都不會拒絕,還會盡力找時間教導他。雖然真的沒有修行閉關或學習的機會與時間,但喇嘛羅桑說:「我並沒有覺得心灰意冷,能夠當仁波切的侍者很幸福開心,希望這輩子能全心全意當仁波切的侍者。」

仁波切與侍者喇嘛羅桑多傑
| 仁波切與侍者喇嘛羅桑多傑(左)。



©Thrangu Dharmakara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