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影背後的溫暖陽光

陰影背後的溫暖陽光

文/堪布羅卓丹傑

創古仁波切與堪布丹傑

此行,陪伴仁波切的一天

從去年的「祈心動念」白度母法會暨教學課程開始,在創古仁波切的慈悲教授、灌頂和多位創古寺堪布、閉關老師的教學之下,感覺上,為臺灣開啟了白度母法門的大門。

多羅菩薩,是在中國佛教當中,大藏經中可以找得到的一位歷史悠久的菩薩。傳說她由觀音菩薩的眼淚變幻而成,也說是由觀音菩薩的眼睛變幻而成的菩薩。

其實,「本尊」一直是離我比較遠的一個名詞,意思是我並沒有修持本尊的習慣。常常聽到許多喇嘛每天的定課都是某某本尊,我都比較無感,更不用說多羅菩薩了,和她相關的那些傳奇故事,也僅止於淚滴。雖然我的貓名字就叫卓瑪,也就是度母,多羅菩薩,但那也只是提醒自己、勉勵自己要像多羅菩薩一樣,隨時不忘利益眾生,幫助眾生遠離八難。

直到去年(2018)年底,有機會回到尼泊爾,跟隨創古仁波切一天。是的,只有一天。有時候想想,一天很短,但跟隨如同雙親的上師一天,哪怕是短短的幾分鐘,其意義都是很深遠的。而我深深覺得,此行受到了白度母的加持。

其實,擔心的是自己

起因是仁波切不久前摔了一跤。據說老人家當時覺得沒什麼問題,沒想到一個星期之後,胸部開始疼痛,趕快送醫檢查,才知道是傷到了骨頭。老人家不禁摔,他依照醫師的囑咐,不能一直坐著,造成肋骨的負擔,然而躺太久,缺少運動也不好。在細心的幾位侍者和寺院執事的規劃下,廣召海內外,尤其是外派世界各地創古中心的僧眾們,抽空回到南無布達寺院,陪伴仁波切。從尼泊爾加德滿都,一路顛簸開往南無布達創古寺的一個多小時路途上,我一直幻想著仁波切的身體狀況有多糟糕。畢竟,86歲高齡,比我父親年紀還大,我無法想像摔了一跤之後,會是怎麼樣的情況,加上我沒有照顧老人的經驗,又怕說錯話,真不知道到時候該如何應對。其實,我比較擔心的是自己,而不是仁波切。

吉普車開到靠近寺院旅館的平臺,一下車,見到幾位滿臉稚氣、充滿歡笑的小喇嘛,在山野間奔跑,晴朗的天氣,加上南無布達獨特又熟悉的山間氣息撲面而來,已經讓我開懷許多。提著此行刻意減少的行李,走過沿途開滿鮮花的臺階,我漫步走進了仁波切的住處。

侍者安排我住在仁波切的樓下。房間照不到太陽,有些冷。冷好,讓我在世俗燥熱的各種憂慮中,得到了休息。雖然如此,我還是急著用各個角度去調整那憂慮的來源—手機的收訊位置,終於調到三格,搞得我有點暈頭轉向。

進到仁波切的房間之前,我特意把手機留在外面。我覺得都這種時候了,自己應該全身心地陪伴仁波切。畢竟只有一天,少回幾個郵件,漏看幾則留言,應該沒什麼問題。

寧靜中,緩慢的溫暖

仁波切的房間有種寧靜的氣氛,尤其是侍者引領我等待的那間會客室,可以往外看到連綿的雪山,我坐在地上等候,心情格外平靜。沒多久,仁波切在侍者的攙扶下,緩緩來到會客室,有點吃力地坐到了椅子上。

窗外透進溫暖的陽光,仁波切的笑容也顯得格外燦爛。這種開朗,帶著一種吸力,讓我很自然地進入到他的世界—老人的世界。記得仁波切曾經對我說他一直到了五十多歲,才開始感覺到老。老人的世界,是緩慢的,當他容許我進入這樣的世界時,我清晰地看到他臉上的老人斑,不停抖動的手,和耳朵上戴著的助聽器。

「仁波切,您身體好嗎?還痛嗎?」我靠近身,大聲地問。

「喔,好多了。就是還是有點痛。」

「仁波切,我這次只能來兩天,明天就回臺灣。您四月的課程,我會再過來翻譯的。」

「很好。我會講《明現本來性》。」仁波切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現在耳朵不好,有時都聽不到自己在講什麼,所以講話也不是很清楚;你翻譯起來沒問題吧?」

我驚訝仁波切竟然是關心我翻譯是否聽得清楚。「沒問題的,沒問題的。嗯,沒問題的,仁波切您講話很清楚。」我不知道為什麼,講話變得有點結巴。

「真是對不起啊。」仁波切緩慢地補了一句。

一生,不間斷的修持

「生、老、病、死」,在我離開山上的顛簸路途中,我想著這些事情。我沒有參與過仁波切的生,但很榮幸的,他完全開放地,讓我參與了他的老和病。我們生命中揮之不去的陰影很多,老、病、死是一部分,年少輕狂的無知犯錯也是。經典中說,佛法的力量,是初善、中善、後善,年近九十歲的仁波切讓我看到,一位修行人所成就的善和利益,可以體現在他生命的每一個階段,從開始、中間到生病甚至死亡的最後階段,都可以是溫暖的,都是無我而利他的。仁波切一生修持白度母法,從未間斷。在陪伴他的短短一個上午,他側臥在病床上時,也一再耳提面命地告訴我「實修」的重要,尤其白度母法的殊勝。臨走前,仁波切送了我一尊小小的白度母像,我赫然發現,仁波切的笑容,那群小喇嘛的笑容,和這尊白度母像一樣,都散發出溫暖的感覺。

最終,我可能還是不知道白度母是誰,也不確定哪一天能夠修到親見白度母。但我覺得幸運的是,我此生見過創古仁波切,曾經幫他翻譯過,並且在他摔倒後,陪伴過他半天的時光。哪天當我摔倒了,或者手也一樣顫抖、感到病痛的時候,或者就是在每天課誦,每個平凡的日子裡,我希望自己也能持續地修持,和度母一樣,散發出溫暖的白色光芒。

堪布羅卓丹傑(創古文化總監)

堪布羅卓丹傑

曾於佛光山叢林學院研習漢傳佛教,1997 年19 歲時開始追隨第17世大寶法王總經教師──堪千創古仁波切出家,2003年獲創古仁波切授與「堪布」學位,2016年臺灣大學EMBA畢業。現長期擔任第17 世大寶法王、創古仁波切等傳承上師之中文翻譯,並從事佛法教學和藏中筆譯等工作。

翻譯作品:《四加行,請享用》《愛的六字真言》《第一護法:瑪哈嘎拉》《練習坐,找到心》《密勒日巴的老師說》《不動佛》《慢慢走,快快道》《藥師佛儀軌:琉璃水流》《打開月光童子的佛法寶盒》《修心》《轉心》《生死間,與願同行》等書。

©Thrangu Dharmakara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