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有多大,心就有多寬:彰化創古中心喇嘛昆秋

慈悲有多大,心就有多寬:彰化創古中心喇嘛昆秋

口述:喇嘛昆秋;採訪‧藏譯中:阿尼蔣秋卓瑪;文字:邱辳溱;照片提供:喇嘛昆秋、張喬茵

喇嘛昆秋

生命最精彩的22年,喇嘛昆秋選擇根植臺灣,為佛法無私的奉獻。13歲出家的喇嘛昆秋,20多歲修行圓滿後,由堪千創古仁波切派遣到彰化創古智慧金剛佛學中心常駐,閉關後成為喇嘛,現成為金剛上師。

1997年隻身來臺時,喇嘛昆秋仍是未滿30的朝氣青年,下了飛機,出生西藏的他,對周遭一切倍感好奇,雖滿懷熱情地落腳彰化,也曾因語言不通的問題,來臺一年多都足不出戶,就怕回不了中心。

沒能料到的,是30多歲的喇嘛昆秋,曾在他人的刻意欺瞞之下,囊空如洗地走在彰化街頭,卻還被房東轉嫁水塔的清潔費用,問到這些往事,喇嘛昆秋不談論是非,只表示「現在有一個自己的中心了!很開心。」

來臺初期常駐於彰化中心的喇嘛昆秋,聽聞當時中心的負責人與負責人的法師朋友,要把供養的中心賣掉換取金錢,喇嘛昆秋認為可以用這些錢再租一個場地做中心,而沒有察覺到這個意見上的分歧,為生命帶來了波瀾。

2000年,喇嘛昆秋尚未取得臺灣國籍,每半年需要出國一趟重新辦居留簽證,當他從香港返回高雄,再拉車到彰化時,天色漸暗欲回到中心,沒想到中心的門鎖竟然被換掉了!當時喇嘛昆秋所有身家都在中心裡,他緊張地聯絡了中心的負責人,負責人推說是鑰匙掉了所以換鎖,卻也不願意協助他進到屋內,喇嘛昆秋帶著簡單的行李呆望著,不曉得下一步改怎麼走。

「已經沒有中心可以回去了⋯⋯」帶著深深的愧疚與歉意,喇嘛昆秋聯絡遠在尼泊爾的仁波切,對於沒能完成仁波切要他在彰化弘法的任務,感到萬分沮喪與自責,但仁波切非但沒有任何字句的責怪,反而在電話中輕聲安慰著喇嘛昆秋,擔心著他的安危,跟他說:「沒關係,先待在認識的居士那邊,慢慢來,會有辦法的。」喇嘛昆秋大受感動,決定先借住居士友人的家,想辦法完成仁波切交待的使命。

貴人相助,絕處逢生

不好在居士家打擾太久,口袋僅有兩萬多塊臺幣的喇嘛昆秋,在朋友的協助下,找到一個簡單的房間作為住處。付了第一個月的房租和押金,剩下的五千多元買了床墊後所剩無幾,在沒有冷氣、電扇的暑熱之下,喇嘛昆秋仰躺在床上,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度日,做為一個異鄉人,在夜裡傷感地想著「現在,身上連自己的碗都沒有了 *註」。喇嘛昆秋雖逢低谷,卻也遇到四方貴人的支持。朋友先提供電扇,借了一尊蓮花生大士的佛像,讓他在住處可以禮佛;接下來,喇嘛昆謙又給了他一尊度母,剛好來臺的竹奔仁波切,也提供了自己的架裟給喇嘛昆秋;臺中的阿尼卓瑪也送了茶几和地毯,他自己也去印度德里請了一尊佛像。不知不覺過了七、八年,漸漸地,喇嘛昆秋已經可以安置一處壇城。

關鍵的是,當時彰化有兩個中心,但仁波切特地簽署梵文「智慧金剛中心」寄給喇嘛昆秋,不僅表示仁波切對喇嘛昆秋的信心與支持,也代表喇嘛昆秋常駐的中心,是仁波切真正認可的。其中一年,彰化中心的負責人前往拜見創古仁波切,試圖在仁波切面前為喇嘛昆秋冠上莫須有的罪名,提出需要另一名常駐喇嘛的需求 。仁波切問:「喇嘛是怎麼對待你們的?你們把門鎖都換了。我只相信喇嘛昆秋,我已經派去彰化了,我已經沒有其他適合的人選了。」
證書

▴創古仁波切親筆簽名認可的證書。

仁波切隨後也聯繫喇嘛昆秋,告知這一切,也希望喇嘛昆秋協助該負責人的中心的共修活動。喇嘛昆秋心中仍有芥蒂,但也只能允諾仁波切,電聯負責人說自己可以幫忙,沒想到,負責人仍對外造謠,說是喇嘛昆秋已無處可去,才會主動打電話來要求協助,而最後也沒有請喇嘛昆秋過去幫忙。

2008年,在弟子與眾人的協助之下,總算貸款買了透天厝,這是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中心,對喇嘛昆秋來說,他終於圓滿了仁波切的交託,放下了心中的重擔。至今過了十來年,中心不斷的開展,弟子越來越多,而過去的是非恩怨也就圓滿放下了。

「我還是覺得臺灣人很和善,對我很好!」年近50的喇嘛昆秋說道。一切苦盡甘來,而喇嘛昆秋也成為了真正的臺灣人,將繼續與他深耕20多年的這片土地共享美好豐盛的每一刻。

彰化創古中心

▴彰化創古智慧金剛中心

*【註】西藏有一首古謠唱出「碗」在藏人的象徵意義:「情人是木碗該多好,可以揣在懷裡頭」,以往,藏族人有隨身攜帶木碗的習俗,因此「身上連碗都沒有」,表示自己不僅身無分文,更反應出「什麼都沒了」的絕望心緒。

側寫喇嘛昆秋──喬茵師姐談上師

與喇嘛昆秋熟識超過15年的張喬茵師姐,在一次偶然機緣下,因為陪同要皈依喇嘛昆秋的姊姊與家人,才見到喇嘛昆秋,發現他一個人又要出去修法,又要處理管理和行政等雜務,實在是忙不過來,姊姊便說「妳現在有餘力,能力又好,要不要過去幫忙?」喬茵師姐想想便答應了。

「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上師,尤其是他的言行舉止,總是那麼的和善、慈悲,在他身邊,我深深地被感動,覺得自己要做得更好。」談到喇嘛昆秋,這十多年來,除了師徒情誼的累積,因為在上師身邊工作,她也最清楚上師的為人,「很正直、踏實做事、脾氣很好」,面對曾經的惡緣,喇嘛昆秋說是業力因果,從不怪罪,反而認為自己福報不夠,要繼續修。當住處的房東要求喇嘛昆秋負擔水塔清潔費,搬出來不久身上沒有餘款的喇嘛昆秋,不清楚便允諾了,喬茵師姐看不下去,對房東說:「對出家人,我們應該要愛惜,不布施還想著佔人家便宜!」房東反問:「你是臺灣人,怎麼胳膊向外彎,還幫一個西藏人?」喬茵師姐回應:「我只是做對的事,跟他是哪裡人沒有關係。」

猶記隔壁鄰居對喇嘛昆秋不客氣,又恰好在裝修房子干擾中心的安寧,不甘示弱的喬茵師姐,被喇嘛昆秋機會教育,「中心太吵,跟我出去修法吧!」也趁機對喬茵師姐說「只要心靜下來,無論待在哪裡,就會是平靜的。」總是勤勞在外修法的喇嘛昆秋,從一開始為了繳出房租水電,到現在總算有了自己的中心,喬茵師姐知道喇嘛昆秋總是在心中感念一路協助的貴人、弟子,也未曾在她面前道人長短,「就連當時的負責人過世了,還特別誦經迴向給他。」喬茵師姐特別提到。

現在,彰化智慧金剛中心座落的位置,是喬茵師姐與眾多弟子最親近的家,喬茵師姐感謝這段緣分,也祝福喇嘛昆秋「我非常尊敬這位上師,希望他能保有赤子之心!」


©Thrangu Dharmakara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