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悲傷時,都要控制內心

快樂悲傷時,都要控制內心

講述/第9世堪千創古仁波切;英譯中/高鈺函
教言_鮮活的覺性

我在1957年八月遇見堪布岡夏並領受他的教法法,那是我開始面對生命中最艱困、最危險挑戰的初期。

1957到1958年間,就在領受此法的一年後,我必須離開家鄉,離開西藏。這段期間,我面臨失去生命或身陷牢獄的危險,艱困的考驗也伴隨而來。有時候我們食物短缺,有時候我們無衣蔽體,甚至是無處棲身。當我與敵人狹路相逢時,對我而言最有助益的佛法,就是來自堪布岡夏的這個教導。憶念這些教言且銘記於心,對我極有助益。

當我們想到經歷此種困難與痛苦時,內心所會發生的變化,就會看到生起瞋恨、疑嫉或其他負面情緒的危險。當時這些甚深教言對我助益良多的原因,乃因它們正是瞋恨、疑嫉或其他煩惱的有效對治。倘若在當下我變得憤怒,我可能早就加快樂悲傷時,都要控制內心入戰爭。如果我這麼做,可能會殺害許多人或是犯下其他惡行,日後回首往事時便將深自痛悔。我可能會想:「這樣不好!我殺了許多人,犯下可怕的錯誤,終將招致惡果。」我的生命將不再有任何快樂。但由於堪布岡夏的教言,我並未感到憤怒,因此也不致犯下惡行。我沒有殺害任何人,也未蓄意殺害任何人,甚至連殺害的念頭都沒有,這都是由於佛法教導的緣故。我把這些教言當成悲傷與痛苦時的助伴,正因如此,我得以避免自己因煩惱而失控。此乃這些教言給予我的極大助益。

回顧那一段時光,我想起自己如何同時面對雙重的危險,包括面對敵人的危險,以及積聚惡業的危險。當時我可能走上歧途,但還好我遇見一些偉大的上師,由於他們的慈悲和賜予我的教授,我認為事情反而變得相當好。我沒有被煩惱壓制,也沒有積聚任何惡業。即使那時經歷了許多困難,也面臨到許多危險,我並未將這些視為困難或危險。對此,我覺得還不錯。

當憤怒在我們內心生起時,那一瞬間,我們可能會被誤導。我們或許會開始爭鬥,或是說出一些將來會令我們懊悔的刺耳惡言或不悅之語。因此,控制我們的內心是極為重要的。若我們減少煩惱的強度,將會極有助益,並且在未來我們得以如此思惟:「當時,事情真的解決了!」

我聽其他人談論過類似的經驗,包括住在蘇格蘭桑耶林(Samye Ling) 的貝汝謝拉巴登(Beru Sherab Palden)。謝拉巴登有一天躲在房子裡面,透過窗戶向外看。他有一把不錯的來福槍,他思索著:「我應該殺了那個人」,但就在他準備要開槍射擊時,他想到,「不,我怎能殺人?這並不好。」接著他把槍放下。後來他說,事實上,他很有幸並未開槍殺害任何人。三寶的慈悲遏止了他。同樣的,對你而言,重要的是要控制內心。如果你能這麼做,事情也會為你露出曙光。

很有可能在某些時候,生命中的每件事都很快樂、安寧且美妙;但也有可能在某些時候,你並不快樂、遭遇困難且經歷許多痛苦。當你快樂的時候,便有受控於煩惱的危險性;當你不快樂時,也有類似的危險性。在這些時刻,我們需要的是佛法的修行。無論在痛苦或快樂的時刻,你都需要修行與教言,就像需要患難中的友伴一般。進行此修持,對我來說助益良多,無論在順境或逆境之中,我希望這對你也能有助益。

(本文節錄自《鮮活的覺性》,2018年12月,創古文化出版)

鮮活的覺性

鮮活的覺性:堪布岡夏的心性教言(二版)

第9世堪千創古仁波切/講述
高鈺函/英譯中
創古文化 2018年12月出版

心的本質清晰且寬廣
鮮活而醒覺
此教言完整融合大手印與大圓滿的精要修持

◎一位極具傳奇性的西藏上師所傳授的心性教言
◎創古仁波切結合見地與修行的完整開示
◎無須費力的實修教言,不可思議的心性指引

堪布岡夏是西藏一位極具傳奇性的上師,他的教言完整融合大手印與大圓滿的精要修持,簡明而深奧,對所有在覺醒之道的追尋者,揭示了卓越而非凡的導覽。


©Thrangu Dharmakara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