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頭上長角了?問對問題很重要!――堪布拉布指導「修心」閉關課程

兔子頭上長角了?問對問題很重要!――堪布拉布指導「修心」閉關課程


堪布拉布

對治煩惱,先問對問題
劃對重點,能利益自他
相處之道,從改變自心
學佛之道,在信心堅固

日  期:2019年7月2至4日
地  點:加拿大多倫多創古文化
講  述:堪布噶瑪拉布
藏中口譯:堪布羅卓丹傑
攝  影:Nancy
聽  打:邱辳溱
整  編:陳惠珍


「2019年加拿大修心閉關」的三天課程中,堪布拉布首先讓我們明白「佛在心中,不在紙上」,直指多數人學佛的誤區與正見;緊接著堪布以對治貪睡為例,讓我們明白「知道煩惱」是很難得的,而能夠「知道煩惱」的第一步,要先從每一天不斷地專注觀看自己的身體、語言,有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開始,這樣才有可能真的瞭解到自己的心,以及認識到煩惱。接下來堪布一一開示學員提出的問題。堪布特別提到「問問題」很重要,因為對的問題,幫助到的不只是發問者,懂得劃對重點、解對問題,每個人都會得到很大的利益!

※以下問答為本刊整理錄音稿編輯潤飾,為方便讀者閱讀,開示內容有所精簡。問題統一以「Q」代稱,堪布噶瑪拉布以「堪布」代稱。

問問題要劃對重點


堪布拉布

Q——

堪布曾經提到,做人最重要是正直,同時你又提到自己貪睡,但是在座諸位堪布們都說您在閉關中心經常廢寢忘食,不知道是君直言或是諸位堪布直言?

堪布——

他們兩位堪布說了什麼我不知道,他們沒跟我說他們講了什麼,但是我要說一下,我是說我貪睡,但是我沒說我「睡」,就是說我「喜歡睡覺」,你喜歡一個東西跟你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做,這是兩件事,舉例來說,我們都喜歡錢,但不代表你有錢。

針對各位的發問,我想提醒一下,你們要先想好之後再提問。或者說,你問問題之前要想,「你這個問題是不是一個有幫助到自己、有幫助到別人的問題?」舉個例子,你的問題是想知道,到底是他們兩個說的是對的呢?還是我說的是對的?但是你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對你是沒有任何幫助的,對你的修行沒有任何的利益。你如果知道了我很愛睡覺,或者我很努力不睡覺,或者你知道了我的什麼事情,這些對你都沒有任何幫助,你就只是管了別人的很多事,他怎麼樣、這個怎麼樣……,你在講的都是一些其他的,我覺得發問問題,不應該是沒有意義的,也不應該開玩笑似地問一個問題,而是要問有用的問題。

什麼是有用的問題?就是這個問題對於你是不是能造成什麼樣的改變,或者你聽聞之後,你可以做些改變。你應該問的是這樣的一些問題,而不是去管別人說這個人怎麼樣,誰對誰錯等,這對你的修行沒有太大的幫助。

能夠修行的時間是很寶貴的,不要浪費

主要會這麼講,是因為在座的各位,還有在場的各位堪布,大家都是遠道而來,很多人是放下手頭上的工作和家庭,選擇這幾天來參加課程,所以大家在發問的時候應該想一想,「問了這個問題,你從聽到的回覆中你能做些什麼?跟你的關係是什麼?」再來提問,不要浪費時間,因為這一個問題不只浪費你一個人的時間,而是共同浪費了很多人的時間,如果問問題只是大家哈哈哈笑一笑,聽聞之後沒有任何的收穫跟利益,我覺得是沒有用的。

所以,請大家想好再問,這樣的話,問了這個問題你就會有所學習,你的智慧會開啟,你也會想到一些不同的內容。我相信大家是為了對修行有所幫助而來,應該要注意一下。另外,不管你的鼻子有多高,或者你的鼻子稍微低一點,不管是東方人、西方人,問題都可以提出來。

回到提問的問題,很多時候,我們對一件事情,當你從不同的角度,或者從自己的觀點去看,本來就會有不同的觀點或不同的說法,但重點是,你在這樣的一個過程中,你的智慧是不是有生起。


如何跟不喜歡的人相處?


堪布拉布

Q——

我要如何跟不喜歡的人相處,跟不喜歡的人待在一起?我做不到將對方看成是如意寶般的對境,我也不能觀空性,就是覺得自己很難忍受,卻又不得不跟對方待在一起,這種情況應該怎麼辦?

堪布——

出家吧(笑)。關於這個問題,你應該刨根問底地釐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有時候我們想一想,兩個人在一起這麼痛苦,又一直吵來吵去,幹麼還要在一起呢?你可能會有這樣的想法出現,但是我覺得在想這個問題的時候,可以有幾個不同的思考面向。

如果問題的癥結在自己……

有一種情狀是,問題的癥結在自己。當然,我不曉得提問的人你的實際狀況是什麼樣,但是你可以思惟的是,如果問題是出在你自身上,自己試著做出改變,這是比較有可能的解決之道。不然的話,你會發現,如果你不做出改變,只想著從一個地方逃跑到另一個地方,但是因為自己還是老樣子,結果不管到哪裡問題還是跟著自己,問題一樣存在。

我舉一個閉關中心行者的例子。他結了婚又離婚,結了又離,又合又離,反覆三次,我常問他,你為什麼要分?他說出現麻煩了,有這些問題……;我又問說為什麼要合?他說感覺不錯又合了。我常常在想,應該是哪裡出了問題了,他應該釐清楚,是自己的個性有問題嗎?或者是在自己的語言、行住坐臥上,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要從改變自己開始。

改變自己,但不要迎合

你想要改變自己,還有一點必須注意,你不是為了要迎合誰、討好誰,而是要很實際地觀看自己的問題,不是為了要配合某個人而做改變,那是沒有意義的。自己有什麼問題,要看得到而做出改變,這樣才是對的。有可能當你自己開始改變以後,慢慢地對方也會開始變得比較好,關係變得比較好。

我經常想,兩個人,不管夫妻或是朋友,既然在一起,一開始應該是開心的,才會選擇在一起做朋友或伴侶等等,在座沒有人是被關在同一間牢房裡,然後被迫兩個人要一起做什麼事,從這一點上思考,既然一開始是互相關愛而結合在一起,為什麼會分開?問題在哪裡?要這樣去思惟,從而改變自己。

這種時候不可能說我「觀修空性」,如提問者所說,這是很高深的方式,一般人不可能做到。有時候想想,自己這樣一直在痛苦當中,其實你也讓對方感到痛苦,彼此都是在痛苦當中。總而言之,從改變自己開始。

當「算了」的念頭生起時……

我的回答並不一定完全回應當事人的問題,畢竟我並不清楚真實發生的情況是什麼樣,所以我講一下我自己的例子吧,我遇到這種狀況的時候,有一些想法對我是有用的。

以下是我個人的經驗跟例子。在閉關中心,很多人是想要學習、想要修持而來,沒有一個閉關者是我叫來的,也沒有一個是我的親人、朋友,都是自願來修持的。也因此我會盡全力教導他們,各方各面我都想要好好地照顧他們,讓他們可以安心地修行,不管是飲食、日用品、平常的行住坐臥等等,甚至是安排接機、送機,我都想方設法地幫助他們,同時我還為他們上課。不過,還是有一些人是不滿足的,有幾個人甚至會批評,說出一些不好的話,對我也說了不好的話等等。

遇到這種情況,剛開始我會生起一個念頭,「唉,算了吧,怎麼樣也幫不到他們,就算了吧!」接著我繼續想,如果我真的就此算了,算了的念頭一生起,內心就被灰心籠罩著,我不會有力量想要幫人,就像突然洩了氣的一個東西,變得沒有力氣了。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這樣一想,灰心喪志,我說我喜歡睡覺,可能就因此會看到我躺在那兒,動也不想動,如果繼續這樣子下去,那我一生不就根本沒用了嗎?一切只會變得更糟,這是我會去想的,當我生起算了的念頭,我就會做這樣的思惟。

生起正念一心

所以,那個時候我馬上生起一個念頭——我不要糟蹋我的一生,我不要因為這個人、這件事,結果糟蹋了我自己的一生,我不要。所以,如同我所說的情況,我盡力地幫助他們,但是有人不感恩,以怨報德,做出一些傷害我的事,我會想,如果我更努力幫他的話會怎樣?繼續這麼想的原因是,我不要讓自己毀了自己,而是讓自己更正面地生起一念心——如果我更努力地幫助他的話,我會怎麼樣?當我這麼想,我發現,至少我沒有變糟糕了,甚至我今生也可以說自己是一個有益的人,也算是世間裡的好人。即便不談菩薩、佛法,我們通常會說,那個人真是不錯,為什麼?別人傷害他,別人以怨報德的時候,他還是無怨無悔地付出,所以我們說,這樣的人不錯,對不對?我也要提醒自己,在遇到這種情況時候,我是儘量地繼續去做,我反而要做得更好、更努力。

信任是最重要的

繼續做下去到底會怎麼樣我沒有多想,我也不會想著一定會幫得到他,或者能改變他。尤其,你會發現有些人真的養成了不好的習慣以後,他就是一個非常自我的人,完全感受不到別人的關懷,或者不會為別人著想,他想到的只有他自己。有的人自我非常強烈,甚至只要自己活著就好,別人死了都沒關係,我聽過有人為了換肝,把別人的肝搶過來,別人死了他也不在意。總之,有些人的惡習是很強的。

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也會想,並不是每個人都是自私自利的,很多人是會思考,是會為他人著想的。所以,只要我沒有因為那些人而灰心,反而更努力,那麼如果我遇到的人是會思惟、又有一點點智慧,他們看到我的言行舉止,認同我的行事,那麼接著他們就會相信我、信任我。

我常覺得「信任」是最重要的,當人與人之間相互信任的時候,我才幫得了他。修持佛法也是同樣的道理,我常覺得一個人對我沒有信任,我講什麼佛法,對他一點用也沒有。我一直覺得信任是最重要的。

所以,先不談對方怎麼樣,先回到自心。遇到挫折的時候,我沒有放棄我的初衷,我沒有因為他而浪費了自己的付出,反而是更加地努力、利他。好的情況下,那人懂了知道了,他也改變了,他也成為信任我的人,佛法就真的幫助得了他;相對的,如果因為灰心,別說是幫助他人,根本也不可能幫得了自己。這是我的思惟。

當然,管理閉關中心更不容易。如果你針對我個人那還好,但在閉關中心,很多時候會影響到大眾,所以,如果這個人太難以調伏,再怎麼樣都還是不知足、自我主義的話,基本上我還是會把他趕走,因為這樣的人對環境、對所有修行人、對閉關中心都會有影響。

總而言之,我們每個人修行,改變自己是最重要的,自己的語言、行為,是不是向善,這是最重要的。


認識煩惱難


堪布拉布

Q——

有時我會覺察到煩惱,想讓它停下來,但自己的心卻和自己鬧彆扭、自己的心和自己在打架,您說的煩惱是不是這個意思?該怎麼辦呢?是繼續思惟苦、思惟無常嗎?這個過程很漫長,中間如果煩惱又生起,又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跟煩惱相處?

真正的問題是,「你」要改變

堪布——

在回答你之前,我先說我是怎麼回答問題的,然後你們要怎麼聽,這對大家比較有幫助。

首先,我想舉個例子,我前面現在有兩個東西,一本書和一盆花。這本書,我把它當作是問問題的「人」,那盆花,我把它當作是這個人問的「問題」。 接著,我是回答的人,我是針對哪個在回答?是對「人」(書),還是他的「問題」(花)?

如果我的回答,是針對這個人所問的「問題」上(花)去做解釋,例如跟他清楚說明花的名字、葉子是什麼形狀、長度是什麼,我的回答可能很清楚地解釋了那盆花,這個聽的人可能也覺得我回答得很好,換句話說,我的回答,只是一直在那個問題上做解釋和說明,並沒有真正說到發問者自身,所以就算我答得再好,都無法真正幫助到他。

再舉一個例子來說,例如經典當中常用兔子頭上長角來比喻虛幻不實的事物,如果有人問我:「請問兔子頭上有長角嗎?角長得什麼樣子?」與其我跟人解釋兔子的角可能是什麼樣子、兔子的角是什麼形狀等等,其實我最應當做的是告訴他:「兔子沒有角,是你的認知錯了,問題本身就錯了。」總之,重點是要回到你的身上去做回答。

很多人問我問題,我回答了,但很多人聽不明白,最後他們都會說我怎麼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一直在說「他」有什麼問題。他們就不是很高興,誤以為是我不喜歡他,是針對他,所以不回答他的問題,很多人會這樣認為。但真正要改變的是「你」,不是「你的問題」,重點是「你要改變」。所以我的回答,是針對你,而不是你的問題。

你真的覺察到煩惱了?

所以,首先我們看一下你這個問題本身有什麼問題?換句話說,你本身有什麼問題?你說:「有時覺察到煩惱」,首先第一句就錯了。佛陀說「認識煩惱難」,你要覺知到你的煩惱是一件很難的事,現在你說你已經覺察到、認識到你的煩惱了,我們早上上課時才說認識煩惱是難的,是不是早上講過的你已經忘了?或者早上聽講的時候你就不覺得是這樣,那我再講,你覺得對你還會有用嗎?

如果你聽完我剛剛講的,你回答:「對,我早上有聽聞你說認識煩惱難,但我不覺得認識煩惱難,我已經覺察到、認識到煩惱。」如果你這麼說的話,就像你說「有時」你會覺察到煩惱。

必須經驗痛苦才知道煩惱

你不可能說你知道煩惱,或者像問題上寫的,你偶爾覺察到或是知道、看到、認識到煩惱。事實上,如果你真的知道、覺察到煩惱的話,你就會真的知道它所帶來的痛苦、它的問題在哪裡,因為,你知道它是一個痛苦的因,很自然地就不會再想要生起這樣的煩惱,或者說你就會知道它是不好的,要斷除它。

換句話說,一個知道煩惱、認識到煩惱的人,其實就已經在對治他的煩惱了。早上舉了一個例子,一個不好的食物,你吃了有反應、痛苦了,你就知道那是不好的,就不會再吃,除非特殊情況,不小心又吃了,但是你已經知道它是不好的,自然而然再看到它,就不會吃了。

一個東西它到底是不是毒藥?你自己到底知不知道它是毒藥,是不該碰的東西,其實建立在你真的經驗到它,它帶給你什麼痛苦,它甚至差點奪走你的性命……,經歷過這些狀況,你就會知道這些東西絕對不能碰,是因為你真正的有過這樣的經驗,你就知道這些是毒藥。

煩惱也是這樣,唯有真的經驗到、知道我生起煩惱,我真的被煩惱搞得好痛苦,甚至連命都快沒了,你真的知道、體驗到那個苦,很自然就知道煩惱是我不應該碰,這才叫做覺察煩惱、知道煩惱。

看出自己不懂的,就是進步

接著,問題的第二句你說「有時覺察到煩惱,想讓它停下來,自己的心卻和自己好像在打架,沒辦法讓它停下來」。這句話本身就有問題,如果按照佛教的說法,心是無形的,不像身體是一個物質、物體,你說心可以跟自己打架,兩個無形的東西怎麼打架呢?不可能的,就像無形的天空怎麼跟無形的天空打架,空間是無形的怎麼可能打架?這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們看看你的問題,你說「有的時候覺察到煩惱」,你又說「自己跟自己打架」,還說「你的身體跟心打架」?怎麼個打法?身體跟身體打架有可能,用手揍你的頭是可以的,但你說跟自己鬧彆扭是怎麼彆扭法?從你問出的問題,一個個剖析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其實沒搞懂自己在說什麼,或者你以為你說的是你懂的,但其實你寫的、你問的其實根本都是你不懂的,但你以為你懂。通常我們說,幫助你真正有所進步,方法就是讓你看出自己不懂的地方在哪裡,當你不懂的地方愈來愈少的時候,就是有所進步了。



©Thrangu Dharmakara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