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煩惱,從睡覺開始! :堪布拉布指導「修心」閉關課程

知道煩惱,從睡覺開始! :堪布拉布指導「修心」閉關課程


堪布拉布

煩惱,你們沒有煩惱了嗎?
解脫,做功德就能解脫嗎?
當代閉關嚴師堪布拉布說:
知道煩惱,從面對貪睡開始!

2019年7月2至4日,堪布噶瑪拉布親臨加拿大多倫多創古文化據點,帶領為期三日的「修心」閉關課程。在這堂「修心」課中,堪布拉布首先讓我們明白「知道煩惱」是很難得的,而能「知道煩惱」的第一步,要先從每一天不斷地專注觀察自己的身體和語言有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開始,才有可能真的瞭解到自己的心,以及認識到煩惱。

日期:2019年7月2-4日
地點:加拿大多倫多創古文化
講述:堪布噶瑪拉布
藏中口譯:堪布羅卓丹傑
攝影:Nancy
聽打:邱辳溱
整編:賴純美、陳惠珍


到底哪裡在煩惱?

如果你覺得自己是可以成佛或可以解脫的人,就請你不用來我這裡。為什麼這樣說?首先,先來想想「什麼是解脫」?經典中形容解脫的人是「阿羅漢」,意思就是完全沒有貪嗔痴的煩惱,就是所謂的解脫。

你們沒有煩惱了嗎?現在的煩惱是多還是少呢?要先問問自己,學佛之後,煩惱變得更多還是變少了?要我說,我學了這麼久,自己的煩惱是完全沒有變少!以前我吵架的對象,現在還是在吵架;以前會貪的事情,現在還是會貪。我以前就喜歡睡覺,現在可能是身體出問題失眠了,才可能睡得少,未來我可能還是會喜歡睡覺。所以說,學佛後我還是會貪,我的貪沒有真的變少,但你們可能很厲害,大概煩惱都減少了,所以可以談解脫,我是不敢談解脫的。

有沒有具備能解脫的因,至少要看兩點:一是貪嗔痴的煩惱有沒有變少了?一個是有沒有出離心?如果沒有具備這兩點的話,是不可能解脫的,解脫都不可能的話,成佛當然就更不可能。如果有人已經覺得自己可以解脫、可以成佛,那是你的事,跟我無關。

一般還有一個錯誤的想法,就是覺得今生別想那麼多,反正死了之後什麼都一了百了。針對這點,要仔細來想想這樣的思惟,是有道理的嗎?

我們活著的時候,是什麼在活著?除了身體活著,還有心的部分。死了之後,我們都很清楚身體就沒了、燒掉了,但是心在哪裡呢?佛法說心不會死,會留下來,因為如果心也死了、沒了的話,就沒有所謂的轉世,也就不可能解脫了,即便再努力,也沒有所謂的解脫可以達成,更沒有所謂的成佛可以達成。身為佛教徒,相信有輪迴,主要的原因並不是迷信,是因為能認識到「心」的存在,知道它的力量不會死,是會延續的,所以說有輪迴。

如何相信輪迴?

如果不相信輪迴,就不會是佛教徒,那麼怎麼樣才會真正相信輪迴呢?當你對於自心真正有所瞭解的時候,就會相信輪迴,那時自己才可以算是佛教徒。所以我們要問,如果真的死了以後就一了百了,身體沒了,那心呢?一般來說心裡面會有什麼?我們會說心裡會有各種的煩惱,那麼這些總是讓你痛苦、讓你感到麻煩的,是你身體的一部分,還是你的心裡的一部分?

如果是佛教徒,應該都不會說煩惱是身體的一部分,因為身體沒了,煩惱也就沒了嗎?不會的,煩惱還是在,所以我們會說煩惱是心的一部分。那麼死了之後,心中的煩惱誰來消除?身體不可能消除,因為身體已經沒了,難道說,死的時候這個煩惱會「砰」一下,自己就沒了嗎?還是說,有什麼人會來消除你的煩惱呢?如果今生活著時都沒有試著去消除煩惱,煩惱在死的那一刻有可能突然就沒有了嗎?這都是我們要去思惟的。

不要說今生沒有去消除煩惱,甚至都沒想到原來自己的煩惱這麼多,造成那麼多的問題,這樣的情況還很傻地覺得死了之後什麼事都沒了,煩惱也沒有了,一切都會變好,怎麼可能呢?如果你還有煩惱,今生都消除不了,怎麼可能死的那一刻就會變好,是不可能的。

做功德,就能解脫?

還有些人可能比較有財力的,就會說反正做供養布施,死了以後這樣應該就有功德了。如果有這樣的想法,也是想錯了,其實,錢是買不到解脫的,錢也買不到成佛的。有時候我們會帶著世俗的觀點,尤其是在一些制度不太健全的國家,會覺得如果犯了什麼錯,賄賂一下就好了,或是用錢買到地位,買到關係,就可以解決問題,同樣的就會覺得死前就多做一些好事,多做一些供養,就可以買到死後的解脫。煩惱是沒辦法用錢消除的,也不是死了就沒有了。

這樣說的話,難道供養是錯的嗎?布施就沒利益了嗎?這不是我的意思,經典上說,布施、供養是有意義的,之所以能有意義的關鍵原因,在於透過供養、布施如果能夠斷除你的煩惱,斷除貪欲,那麼供養布施就是有意義的。如果我們懂得供養、施捨,貪就會減少。知道自己貪著什麼,就試著去斷除對於那個東西的貪著,這時候的斷除方法就是供養跟布施,讓你學會斷除煩惱、執著,斷除自我。如果這樣的行為,做了能幫助你消除煩惱的話,才是有利益的、有效用的。

很多人一生造惡,死前就趕快去布施,好像覺得這樣就可以了,這是錯誤的觀念,今生都沒有好好修行,沒有去斷除煩惱,到了死亡那一刻才這樣做,是不可能做到的。

總而言之,這裡在談的是有人認為死後什麼都沒事了,但是這裡要思惟的是,死後你的煩惱真的不會繼續嗎?事實上,我們會說你的心是有一個習慣、慣性的,它會跟著你,所以一個好的慣性、好的習慣,它就會帶來好的結果,不好的慣性、習慣,就會帶來不好的結果。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如果今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很生氣地去睡,隔天早上起來,氣就完全沒有了嗎?不會的,會發現氣還是在的。同理,今天晚上你還有很大的貪著,睡一覺起來貪就會不見嗎?不會的,遇到同樣的情況時,貪又會出現。死亡也是一樣,不會說死了以後,煩惱就全都沒有了,問題還是會在,如果你不處理你的煩惱、問題的話,是無法透過睡眠、透過不在乎它、透過死亡而逃避它的。

你真的知道煩惱嗎?

在學佛的次第上來講,佛陀首先告訴我們「知道煩惱」是很難得的,他沒有說知道煩惱很容易,他告訴我們要知道、認識自己的煩惱,是很困難的一件事。針對這句話,我們也可以來想想,大部分的人都會覺得我知道煩惱,我知道我在生氣,我知道我起貪心了,我知道我又犯愚痴,我知道我有貪嗔痴,煩惱我都知道了,但其實所謂的「你知道」跟佛陀說的「知道煩惱」,是天差地別的。

佛陀說當一個人知道煩惱,真的瞭解到煩惱,會產生的結果是知道生氣、嗔心會導致到如地獄般的痛苦,貪心會導致到如餓鬼般的痛苦,愚痴會導致到如畜牲般的痛苦,是要真的認知到它會帶來的痛苦,才是「知道煩惱」。跟我們很快地回答說:我知道我生氣,我知道我有煩惱,這是完全不一樣的。

譬如你知道有些食物不能吃,意思就是你知道如果你吃了這個食物,肚子會痛到不行,會胃痛、拉肚子等等,因為你痛過、你苦過,對你來講,那個食物就是你「知道」不能吃。那麼,如果胃痛跟地獄的苦,你們會覺得哪一個比較嚴重?一般來講我們會說地獄的苦比較嚴重,但我們真的是這樣覺得嗎?

如果真的知道貪嗔痴所造成的痛苦的話,就會很快地回答地獄的痛苦是嚴重的;但是如果你對於胃痛跟地獄的苦哪個嚴重有所遲疑,沒有辦法很快回答的話,代表你根本沒有真的認識你的煩惱。當你真的知道那個食物不能吃的時候,講到那個食物你就會馬上感覺到胃痛的痛苦,知道它的嚴重而知道不能吃,但是我們說知道煩惱,其實並沒有真的感受到煩惱造成的問題與痛苦,從這點來講,我們並不知道煩惱是什麼。

以貪心來講,貪的苦會投生到餓鬼道,佛經說餓鬼道的眾生,多生多劫很長的時間連一滴水都喝不到,這個結果都是因為貪心而造成的。如果想像自己現在落入餓鬼道,或是現實中在一個完全沒有飲食、非常飢渴的狀況,一定會急著想要找方法止渴止飢,但是現在想到貪心時,你有這種強烈的飢渴的感覺嗎?可能沒有,對於貪心會造成如投生餓鬼道般這麼大的問題,你真的感受到了嗎?也沒有!

再以愚痴來講,我們說愚痴會投生為動物,比如投生為豬好了,豬就不像人類具有智慧,但是你真的感覺到那是苦嗎?不要說是豬了,當自己變老了,對於自己耳不聰目不明,也可能是痴傻的狀態,我們可能還有些感覺,每個人都不喜歡被別人說老了,就代表你大概知道「老」的這個苦。

總之,佛陀說知道煩惱是第一步,但我們目前根本都沒做到。事實上,我們現在也不太可能真正知道煩惱,按照次第,佛陀最開始的教學是從具體的可以做得到的先去修持,就是從你的身體跟你的語言開始——觀察自己的身體行為和語言上的對或不對,這就是小乘、大乘和金剛乘的基礎內容。尤其是小乘就是根據身體語言的行為為主要的修持,持守這些身體、語言的戒律稱為「別解脫戒」,就是每一天不斷地專注觀看自己的身體、語言有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我覺得這應該才是我們的第一步,如果連自己的身體跟語言,都沒有好好去做觀察跟改進的話,我們就不可能真的瞭解到心,以及認識到煩惱。

要解脫先搞好家庭關係!

還有人問說自己的另一半在學佛之後,時常看自己就會覺得很煩、很生氣。如果真的是一個很認真學佛的人,就會懂得「安忍」,不煩、不生氣,會盡量注意自己的負面情緒,讓自己生起慈心、悲心。

其實,我們可以想一下,夫妻之間應該是最恩愛的,或者說是最互相關愛的一種關係,這樣兩個人才會選擇在一起。在結婚前,通常我們對父母的關愛應該是最強的,但當你選擇結婚後,自然就會將對父母親的關愛放在第二位,會覺得夫妻的關係才是一輩子恩愛的。但是想想,如果連自己決定應該是要最關愛、最恩愛的兩個人,都變得無法相處了,怎麼可能對其他任何一個眾生說我也能照顧他、關愛他呢?從夫妻的關係這一點來看,就會知道自己要成為菩薩,大概也是做不到的。

我常常提醒自己,大家也是一樣,先別說要成佛解脫了,自己家裡的關係先搞好,這個才是最重要。家人的關係先做好,夫妻、家庭能夠和睦一點,能夠做到,我覺得才是學佛的第一步。

從睡覺看煩惱

還有人問說很愛睡覺的話,要怎麼樣才可以克服,好好修行?其實我也是很貪睡的人,也有這樣的一個睡魔跟著我,所以我也沒辦法跟你說些什麼。不過,不要覺得不安,可以想想如果我們兩個旁邊還睡著一隻豬的話,就會安心一點了。我們大家都很愛睡覺,所以不要覺得對貪睡很恐懼。

在經典裡面,也有談到很多對治方法。首先剛剛有談過,「知道」煩惱很困難,因為我們不知道它帶來的結果是什麼,所以我不敢說我知道貪睡造成的結果有多不好,但是我知道這是一種懈怠,因此至少我可以做到的是要對自己嚴厲一點,給自己訂一些規矩。就像剛剛說的,並不是因為我知道貪睡的煩惱,所以我要對治它,這只是幫助我不要懈怠的一個方法而已。

我喜歡睡覺,而且還覺得睡覺是快樂的事情,這就代表我根本沒有認識到貪睡的煩惱是什麼。佛經中說貪睡的「睡」,本身是一種「苦」,但我完全不覺得睡覺是不好的,還覺得很好、很舒服,睡得越多越舒服。這就代表我根本不瞭解佛經中說的貪睡的苦是什麼,所以我只是盡量給自己一些規矩,讓自己不要那麼貪睡,落入這樣的貪當中。那我給自己訂的規矩是什麼呢?我就盡量多安排講課,讓我一天當中沒有太多的懈怠,沒有可以去偷懶睡覺的時刻,或者我會多一點時間去做修持。

我從小到大就在寺院這樣一個學習佛法的環境長大,寺院就會有寺院的規矩,學院就會有學院的制度,所以事實上就會不太敢偷懶,也不太敢貪睡,但長大了之後就沒人管你了,這個時候就必須靠自己的自我管理。

我自己為了幫助自己不要偷懶,第一就是會多安排課程,幫助自己不懈怠。舉例來說,這次在加拿大這裡的課程結束後,我就會回到尼泊爾直接到閉關中心,而且這一次除了教學之外,也會跟弟子一起修持。通常在閉關中心,一天中有八個小時是共修,也就是大家一起修持,如果我教他們不要偷懶、不要睡覺,結果也沒跟他們一起修持,回到房間自己在那邊休息、睡覺的話,那就是不對的事情,所以接下來我會要求自己,八小時跟他們一起共修、一起大禮拜。

除了八小時的共修之外,一天還有兩到三堂課,那麼如果三堂課,也就是六小時會在上課,這樣子加起來的話,我一天就是有十四個小時的修持時間。不過,這十四個小時,從外相上看起來好像都是在做善行,但其實也不一定,至少這是我給予自己訂的一個規矩,讓我自己不偷懶的方法。扣除了這十四個小時,其他的時間有時候吃東西,但吃東西其實也可能是一種不善,因為我如果是帶著貪心在吃的時候,這也是一種惡,也是一種不善。總之,我盡量讓我醒著的時間都是在修持,希望這樣子能夠稍微有多一點善,當然也可能只是外相上的善,心上我不敢說知道煩惱,但至少要要求自己做到這一點。

這樣做的背後呢,我覺得是因為有一股力量支持著我,不是因為我對佛法有瞭解、認識或了悟,完全不是的,我敢說只是因為我對佛法的喜歡,我對佛法自然有一種興趣跟喜歡,所以驅動著我這麼去做吧。總而言之,我就盡力給自己一些規矩不讓自己懈怠,各位的方法我想也不外乎要有自己的紀律,不讓自己懈怠。或是,你可以想一想,睡眠這種偷懶,其實是一種煩惱,它是怎麼樣浪費了你的人生,浪費了你的時間,如果要從修行上來講,睡眠更是一個沒有助益的事情,或許這樣子想一想,也會幫助你對治貪睡。

堪布噶瑪拉布
(尼泊爾創古閉關中心指導上師)

堪布拉布

自小於岔岔寺出家,先後跟隨大成就者僧格、善知識噶瑪希阿、竹根仁波切、主奔耶喜炯內、創古仁波切、桑傑年巴仁波切等噶舉派上師座前,學習噶舉的經論、那洛六法、大手印,還有尼古六法等香巴噶舉的所有教法。以及在大堪布門色、晉美彭措法王、大堪布貝瑪策旺、堪布巴噶、堪布曲恰等二十多位大善知識、上師座前,聞思五部大論、密續、大圓滿等顯密教理多年並圓滿多年閉關。

堪布曾在岔岔寺閉關中心、創古高級佛學院、英國桑耶林佛學院,廣傳因明、戒律、對法、中觀、般若、那洛六法、大手印、大圓滿等佛法多年至今。指導無數東西方學生實修,其教學以嚴格著稱,但世界各地的學生仍絡繹不絕地請求他指導閉關。目前堪布為創古閉關中心和英國桑耶林男女眾閉關中心,指導三年三個月的傳統閉關以及新創的六年非傳統閉關。

著作:《練習坐,找到心》、《慢慢走,快快道》、《打開月光童子的佛法寶盒》。


©Thrangu Dharmakara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