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師是佛,我如是體會

上師是佛,我如是體會

仁波切為了眾生而奔波的心力,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文:李佩雯


這次青海創古寺院開光非常圓滿、寺院建築十分宏偉,前來參加的法友們也感到法喜充滿。雖然我這次身體有高山反應,情況不是很好,但是看到仁波切精力充沛,也能感受到創古仁波切的加持。

這次行程長達三星期,法會期間,仁波切不辭勞苦,盡量接見由遠方前來的信眾,有些信眾身體抱病仍前來排隊,等待晉見仁波切。隊伍由早上七點開始直到晚上十點,仁波切不停的一批一批接見信眾,開光前連七天都是這樣絡繹不絕。

寺院開光的三天法會行程非常緊湊,第一天是寺院大雄寶殿開光典禮,由清晨五點開始,全天法會共有六千僧人參加,還有大殿外的幾萬信眾;第二天是佛學院開光典禮,第三天是長壽佛大灌頂法會。灌頂法會有十萬多人前來參加,我心想高原上沒有巴士,又沒有地鐵,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出現!他們一定是提早就從很遠的地方來的。

灌頂時,上師、洛卓尼瑪仁波切、殊利仁波切和其他法師,從寺院的高台為信眾灑淨灌頂,再由信眾從兩座寺中穿流而過,十多萬人走完時已經是三四個小時後了。但是,灌頂結束後,仁波切回到房間,卻依然還能帶著溫暖的笑容與我們聊天。

我深深感到仁波切的大智慧、大慈悲、不被外境所染,不論人再多、時間有多長,心依然如如不動,從容安樂,面帶笑容跟我們在一起。這一刻,讓我看到上師就是佛菩薩的化身,與凡人的不同。對於一般八十多歲的老人家來說,光是體力就無法支持,還要以心力來行持照護那麼多眾生。

開光典禮圓滿結束後,仁波切仍馬不停蹄、一刻未歇的來到香港。當他來到香港時,我原以為仁波切這次一定會很疲倦,身體應該很累了。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仁波切在香港這幾天,絲毫無倦容,而且心情輕鬆愉快。仁波切為了眾生而奔波的心力,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Thrangu Dharmakara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