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子之手,與法相伴

執子之手,與法相伴

佛陀的手,牽著我的手;而我的另一隻手,會緊緊牽著你的手。


文:堪布羅卓丹傑



創古仁波切

創古仁波切在喇嘛索南和喇嘛達華的攙扶下,漫步到台上。我再一次準備好,手中握著紙筆,上台為仁波切翻譯。

一轉眼,已經快二十年了。這是香港創古中心為了仁波切舉辦的齋宴,如同以往,盛大,莊嚴,溫馨。可以感覺得到,每一位參與的朋友,很多都已經是跟隨仁波切多年的老弟子了,帶著滿滿的感恩之心,他們特意前來出席,就是為了謝謝仁波切給予的教導,還有耐心的陪伴。

如今,仁波切已經八十多歲,臉上多了許多老人斑,手也不停地抖動,然而不變的,還是仁波切溫暖的笑容,和生氣勃勃的講法聲音。「謝謝你們的前來!」仁波切一如平常地說道:「香港是個有福氣的地方。記得當年,我初次來到香港,人生地不熟,但是,因為你們對於我的信任,尤其對於我所講說的佛法,深具信心,因此,創古中心才有因緣成立⋯⋯。」仁波切餐前的致詞,簡短而有力。我站在台上,一時閃神:

十八歲那年,我在尼泊爾,一個寒冷的下午。

在寺院吃完午飯後,就跟隨創古仁波切,坐著搖搖晃晃的吉普車,一路上山晃到南無布達佛學院。那條路很不好,從小印象中從沒走過那樣顛簸的山路,很恐懼,只好緊盯著坐在前座的仁波切。仁波切胖胖的身軀,左搖右晃的,厚實的雙手,緊緊地抓著前面的手把。「出了家,就要好好地聞思佛法,」那天早上我剃度之後,馬上就要上山去,仁波切微笑地對著依依不捨的哥哥說,「因此,等一下我就帶著丹傑上山,去佛學院⋯⋯。」

聽到大眾的鼓掌聲,我回過神來,看到仁波切微微顫抖的手,正雙手合十,謝謝大家。我忘了是哪一位大師,曾經對他的弟子說:「佛陀的手,牽著我的手;而我的另一隻手,會緊緊牽著你的手。」曾經我不了解這段話的意思,直到我從創古佛學院畢業了,跟隨仁波切翻譯多年,同時經驗了一些人生的波折,對於佛法才稍微有點領會,而且某天坐在了講師席的位子上,也開始分享佛法、陪伴許多朋友一起修持的時候,才稍稍體會到噶舉派被稱為信心傳承的原因——唯有透過自身精進地聽聞、思惟,進而實踐、實修,才可能生起對佛法真實、穩固的信心。

「總歸一句話,希望大家繼續努力修持。」陪伴仁波切走下舞台時,回想著仁波切的結語。「希望大家常常回到中心,聽聞佛法,思惟佛法,修持佛法。希望大家,繼續努力!」

堪布丹傑


©Thrangu Dharmakara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