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鬆,一切都會是好的!

放鬆,一切都會是好的!

心就是這個樣子,會有念頭生起,你不需要認為這是不好的。你要做的是什麼呢?就是放鬆,安住在這個心的自性上,這樣就好了!


時間:2015年10月19-20日
地點:香港創古密宗佛教中心
講述:創古仁波切
藏譯中:堪布羅卓丹傑
聽打:千金
整編:賴純美



九住心

心就是當你散亂的時候,會造成很多的問題,這就是心。

什麼叫作「覺」呢?是無散安住於本性的時候,就是不散亂的時候,不論你遭遇到任何好的情況,壞的情況,你都不會有損益,你都不會有煩惱、不會有很多念頭生起,不受它影響,這樣子能夠做到的話,這時候的狀態,那個心就稱為「覺」。

所以,一個叫「心」是散亂時,一個是不散亂的時候,叫作「覺」,也可以叫作「覺知」。

為什麼會執著?

我們應該要分清楚,「心」和「覺」這樣的差別。心可以說就是平時心偶爾平靜偶爾起念的情況,覺就是觀,也就是智慧要圓滿的時候,才可能真的根除我們的煩惱,或完全消除我們的煩惱。在經典的修持方法中,最主要就是禪修空性、無我。

什麼叫作無我?最重要的就是要找煩惱的根本出自哪裡?就是出自於「我」的執著。你會覺得這個是「我」,或者這個東西是「我的」的執著,由於有這樣一種執著,煩惱就會生起。透過這樣的觀修,就是試著去了解,其實沒有一個所謂的「我」在任何一個東西上面,甚至你的身體也好,或者任何一個東西,沒有所謂的一個「我」在上面。

一樣的眼鏡,不一樣的痛苦

你透過了聽聞佛法、思惟佛法,去分析每一個你以為是「你」,或者以為是「你的」的東西上面,你去確認說:沒有所謂的「我」在上面,也沒有所謂的「我的」在上面。然後,透過聽聞、思惟以後,接著去禪修。禪修的時候,你實際去經驗,知道、了解到沒有所謂的「我」這樣的真實存在。

舉個簡單的例子,在執著所謂的「我」、「我的」這兩個中,可能「我的」東西的這個比較好理解。譬如你戴了眼鏡,你說「這是我的眼鏡」,你認定了!因為這是我買的、我的眼鏡。同樣一模一樣的眼鏡,在某家店裡面也有,有一天你走過去看到那家店的眼鏡掉下來,一副跟你的眼鏡一樣的很貴的眼鏡,掉下來的時候,你會沒什麼感覺。同樣的眼鏡,只不過因為那不是你的,它掉下來,你沒有感覺。但是,你戴的這個眼鏡突然掉下來的時候,你會發現好像心中被刺到一樣,會很痛,因為這是「我的」東西。

都是因為放不下

如果是這樣一種狀態,當你有這樣的念頭生起時,應該去觀察跟思惟,這個就是「覺」、「觀」,也就是你去了解、思惟:這兩個眼鏡到底有什麼不同嗎?眼鏡掉下去了,只是因為你在這個眼鏡上加諸了「我的」的執著,跟「我的」的想法,貼上了這樣一個標籤也好,加上了這樣的一些概念也好,會覺得說這是「我的」,這是痛苦的。

但其實你去想,這個上面,都沒有任何一個所謂的「我」跟「我的」的東西在上面。但是,我們生活中,常常造成很多的痛苦,都是因為你這種執著和放不下。你覺得是「我」跟「我的」,結果各種的業力、各種的痛苦它就產生了。

無我以後

透過「無我」的這樣一種了解之後,你會發現,當「我」越來越少的時候,三毒煩惱,你的這種貪心、瞋心等各種情緒,或者愚痴等煩惱,都會越來越少。我的執著少的時候,這些煩惱也會越來越少。這是一種「無我」,我們叫作「人無我」。

「法無我」就是對空性的一種了解,或者是對空性的一種領悟。所謂的法無我,可以斷除我們最根本的一種無明,但是一談到空性,很多人會有一種誤解,或聽到空性就會覺得好像不太舒服。這是因為誤解了空性,以為空性是一個遠離這些東西之外的,另外有一個空的東西,另外一個境界叫作空性。這樣子的空性就只是個名詞而已,不會是真實的狀況,它的確就會讓你覺得不舒服,也會讓你覺得什麼都空掉了、都沒有了的這樣一個東西。其實並不是的!

用你的心去看

密乘的修持來講,空性的修持是你要去實際經驗的,它不是在一切經驗之外的另外一個空的東西,這裡所謂的直接經驗,就是以你活生生的心去經驗它,直接從你的心上去看到它的空性,看到它的一種沒有實執性。所以,當你在散亂,沒有覺知的時候,這個就叫作「心」。當你能夠有覺知到你的心時,保持正念時,它就叫作「覺」。這裡的「覺」也就是這裡談到的空性的部分,就是你能夠認知到你心性的本質的這個部分。

放鬆就好

當你有正念、有覺知到你的心的時候,你會發現,「心」的確不是一個無形的東西,那你說它是不是有形呢?它也不是一個有形的。

那麼,它這樣的狀態,又實際的有,活生生的在運作,這樣一個明,這樣一個覺知的狀態,就被稱為「平常心」,或「赤裸裸的一個平常心」,這個狀態就叫作「覺」。所以,當你覺知到心性,直觀到它空性的本質時,這個就叫作「覺」。

覺要能夠保持住,並且要試著不斷去串習、去了解心和覺的差別到底在哪裡?當你的心生起錯亂分別的時候,心的狀態就是會有很多的念頭,它會不斷的生起、它會有錯亂,心就是這個樣子。所以,你也不要把它當成:這是很不好的!這是很有過失的!也不要這樣去想。你要做的是什麼呢?就是放鬆,安住在這個心的自性上,這樣就好了!換句話說,心是各種的念頭會生起,它叫作「心」,但如果能夠安住在它的本質上,這個就是保持了它的覺,你就回到「覺」上面。

一切會自然生起

這個時候,你還要怎麼做呢?要不時的祈請上師,領受灌頂,讓師徒的心意得以融合,這是非常重要的!這個時候我們可以念誦「噶瑪巴千諾」,或者是觀修根本上師或傳承祖師,試著想:他們的心和我們的心,合而為一。透過這樣一種虔誠的祈請,我們也會得到加持。

當你的任何念頭生起的時候,你覺知到它,回到你的「覺」的這樣一種狀態中,你會慢慢這樣不斷不斷的去串習,不斷的了解到:這是心、這是覺;心散亂,又是覺。熟悉這樣一個狀態的時候,你的修持會越來越清楚,你的禪修也會越來越穩定。

那麼,你隨時都要保持這個「覺」的狀態。當你修持到位的時候,一般就是說當你用上了功時,你做得到時,你會發現,你的出離心還有悲心,也就會自然的生起,並且逐漸的增長,而且這個時候你比較容易隨遇而安,遇到任何狀況都能夠變成修持。」所以,要隨時將這樣的修證保任於心,就是隨時要保持這樣的覺、不散的修持。同時,在自性上要無散的生起廣大的發心,確實的迴向和祈願。也就是任何時候,也都在你專注的不散亂的自性上,要生起廣大的心,就是菩提心。然後,確實的要作迴向和祈願。

我們都要有一個發願

當你無論做了任何善行,任何禪修,你都要迴向功德給一切的眾生,同時也要祈願祝福:他們因為我的迴向,而能夠離苦得樂,能夠成就圓滿的佛果等等。要透過七支供養,要集聚資糧,還要是去做很多行善的事情,同時也要修金剛薩埵的法門,修持觀修並且要念誦金剛薩埵的咒語等等,然後要懺悔生生世世,持續在不自覺的情況,所積聚的一切惡業,並且要發誓,不要再犯這些惡業。最重要的是,我們都要有一個發願,在這裡我也祝福大家,能夠真的好好在心上作修持,能夠圓滿你的修持,希望你們也一起這樣子發願。



©Thrangu Dharmakara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