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寂的前一年,堪布卡塔仁波切留給我們的叮嚀

圓寂的前一年,堪布卡塔仁波切留給我們的叮嚀


堪布卡塔仁波切

採訪‧藏譯中:阿尼蔣秋卓瑪
文字整編:賴純美、陳惠珍
審訂:堪布羅卓丹傑
採訪日期:2018年7月26~27日
採訪地點:美國紐約噶瑪三乘法輪寺(KTD)


我和創古仁波切清淨的三昧耶

25歲那年,青海玉樹創古寺成立了佛學院,當時佛學院有二十多位學生,我們大家一起跟隨堪布羅卓然薩,聽了五年多的課程與開示。25歲到36歲期間,我擔任創古仁波切的侍者,這期間我很努力的要做好侍者的工作,每時每刻提起一念善心,努力做好每一件事。創古仁波切非常開心,我自己也非常自在開心,所以我們彼此間的三味耶戒非常清淨。

36歲那年,我與創古仁波切一起來到印度,當時從藏區到印度的路途艱辛,我帶著寧可自己捨身也要保護創古仁波切的念頭,終於平安抵達了印度,也因為仁波切的關係,我才有機會來到印度。

到印度以後,第16世大寶法王讓炯日佩多傑邀請創古仁波切至位在印度錫金的隆德寺(大寶法王於海外的主寺),擔任四大法子的經教師,此後我就留在印度巴薩學習了八年。學習期間,我得了肺結核,為了就醫,便回到創古仁波切所在的隆德寺,在那裡接受治療。期間我斷斷續續擔任仁波切的侍者,同時也在調養身體,所以在錫金待了很多年。之後因為北印度帝洛普尼寺的邀請,我到那裡教學,待了一年半左右。後來不丹的寺院進行結夏安居時,需要一位堪布去主法,我又到了不丹,在不丹待了一年左右。

堪布卡塔仁波切

上師第16世大寶法王的囑咐

1976年,第16世大寶法王派我到美國來。1977年,第16世大寶法王蒞臨美國時,跟我提到有一位施主供養了一塊三百英畝的土地,但是當我們一起去勘查這個地方的時候,整個過程的緣起不是很好。到現場的時候,法王和這位施主會面時,法王的法照不小心掉到了地上;還有在簽捐贈的授權文件時,連換了三支筆,筆都寫不出來字;接著要在現場種一棵樹時,樹還砸到法王的頭上,雖然法王沒有受傷,但將樹扶正時,還可以在樹枝上找到法王的頭髮,可見力度之大!因為種種事件的發生,而覺得此事的緣起不好,施主也感到很失望。

當時法王跟我説,這個地區他之前命名為「諾布林」是就是珍寶林苑,希望這個諾布林有寺院和城市等,現在要更名為「諾布岡」,是西藏一種天珠的名字,。法王還特別跟我説,下一年的藏曆4月15日就要開光。當時我不知道法王這麼說的意思是什麼,心想既然來到這個地區的緣起不好,為什麼下一年還要開光呢?

只是因為當時沒有其他合適的地點了,我只回答法王説好的。在這期間,前一世(第3世)蔣貢康楚仁波切蒞臨美國,當時我們聽聞紐約這邊有一塊地要出售(即現在美國紐約噶瑪三乘法輪寺所在地,簡稱KTD),就跟蔣貢仁波切一起來勘查這個地方。勘察後,仁波切和我都覺得這裡很不錯,於是我們就找地主洽談,用二十萬美金將這塊地買了下來,之後便開始整地,(堪布卡塔仁波切哽咽說著),一切「真的」跟法王之前所説的一樣,我們在藏曆4月15日開光了!

後來,第16世大寶法王再度蒞臨美國,在回印度之前,他特別來到這裡(紐約KTD現址)。當時寺院還沒有建好,法王笑著特別囑咐我,「以後在這個地區,不論大小,要建立一座寺院,並且希望能有一座三年零三個月的閉關中心」,這是法王交代給我的責任與工作。然而開始規劃的時候,因為並沒有多餘的空間,其實是無法建立閉關中心的。

1981年,第16世大寶法王(在美國)圓寂了。法王在世的時候有很多施主,大部分是美國人,還有兩位華人;法王圓寂之後,很多美國人離開了,只剩下兩位華人繼續護持寺院。之後就在巴多仁波切還有丹增先生等人的共同努力下,花費了很長的時間,終於圓滿建立了(KTD)。

寺院落成之後,需要處理很多法務和行政作業,但是因為第16世大寶法王曾經特別囑咐,我心中也一直掛念著要建立一座三年零三個月的閉關中心這件事。因緣際會,在上師三寶的加持下,有一位美國人供養了四十二英畝的土地;建設閉關中心的費用,則是由我當時認識的一些華人弟子協助。就這樣閉關中心也圓滿完成了,真是感謝這些施主的護持。到目前為止(2018年),閉關中心已經進行了七次三年零三個月的閉關,第17世大寶法王鄔金欽列多傑也曾三次蒞臨,還特別關照建寺與閉關中心的費用。一切緣起真的是非常圓滿!

太陽下山,會再日正當中

現在(2018年,仁波切於2019年圓寂)我年事已高,只能吃和睡(仁波切大笑),還有一些人生的瑣事,這些我就不多説了。接下來,我想要分享一些關於創古仁波切的故事,是關於這一世(第9世)創古仁波切的轉世。

前一世(第8世)創古仁波切在圓寂之前,是一位年長的僧人,因為那時候我年紀很小,不太記得了。聽說當年在青海玉樹創(禪)古寺,有一位米滂仁波切(又譯為:麥彭仁波切、米龐仁波切等),在他三年閉關圓滿結束時,前一世創古仁波切來到山上的閉關中心。因為當時的仁波切身體已經不太好了,寺院的閉關中心在半山腰上,仁波切很費力才上到閉關中心來,他跟米滂仁波切説,因為自身體弱多病、福報不足,所以即使仁波切在創古寺關閉了三年,也沒有機會在他跟前學習和領受法教。前一世創古仁波切說自己死後若再有轉世,希望仁波切能給予祝福與迴向,並且供養了許多供品給他。米滂仁波切説這個緣起非常好,當時就做了一個預示說:「即使太陽會下山,以太陽之力,也將再度日正當中。」前一世創古仁波切聽了,開心且激動得流下眼淚,當時的創古仁波切身邊還有一位老侍者,他並不太明白仁波切的意思。在這不久之後,前一世創古仁波切就圓寂了。

上師的真實語,不受年齡限制

前一世創古仁波切荼毗大典時,這一世(第9世)創古仁波切的姑姑做了一個夢,夢到有一位留著長長的、白色鬍子的老僧人,將創古寺的金頂拆下來,放到這一世創古仁波切父親家的房頂上。當時大家都覺得她亂講話,要她不要再信口雌黃,但是後來第16世大寶法王對前一世創古仁波切轉世的聖觀中,所描述的情景也與此夢境大致相符!

當年第8世創古仁波切快圓寂的時候,身邊的老侍者特別向老仁波切作了三項祈求:第一、一定要快快轉世;第二、要轉世在我們的家鄉(青海玉樹創古寺)附近;第三、希望能轉世到富裕的家庭。老仁波切當時答應了老侍者的請求,還説自己會盡快轉世。

第8世創古仁波切是在猴年圓寂的,那時創古寺正身處歷史的災難期間,寺院的建築幾乎毀壞,在尋找雞年出生的轉世靈童時,很多人説自己家的孩子是創古仁波切轉世(仁波切笑)。當時創古寺的住持是第8世查列蔣貢仁波切,他是一位具備智慧的大師。在第16世大寶法王從拉薩蒞臨康區時,身為主要的迎接成員之一的查列仁波切,邀請法王到一處營地觀賞迎接他的舞蹈與喜劇等等的表演。在表演中,查列仁波切就向法王請示創古仁波切的轉世在哪裡,因為創古仁波切已經圓寂快兩年了!

當時第16世大寶法王年紀還很小,法王説創古仁波切已經出生了,在一個叫然達的地區。查列仁波切又問,有兩個縣城叫「然達」,一處在德格,一處在玉樹,請問是哪一個呢?法王説這兩個地方我都沒有去過,不過創古仁波切出生的然達地區,旁邊有一個非常大的瑪尼堆,從瑪尼堆放眼望去就可以看得到然達這個地區。當時法王年紀尚小,不太會寫字,就要求查列仁波切寫下文字紀錄,「轉世創古仁波切的生肖屬雞,父親名為玖古,母親名為格桑」,並且自己在這份文件上蓋章。

之後,西藏德格的八蚌寺邀請第16世法王蒞臨,查列仁波切等人也一起隨行。查列仁波切就詢問八蚌寺的住持──前一世(第11世)大司徒仁波切貝瑪旺秋嘉波說:「第16世法王現在還年幼,創古仁波切的轉世不知在何方,請大司徒仁波切告訴我們仁波切的轉世。」大司徒仁波切聽了就很生氣的說:「你這個甄古(查列仁波切的家族名稱)仁波切你沒有説實話,其實你已經問過16世法王,但是你覺得他很年幼,不值得相信,噶舉傳承上師的言語,不會因為年幼而不真實!」但是之後大司徒仁波切還是應允了,再寫一份創古仁波切的轉世信函。信函大意寫到:「父親為根噶,母親為格桑,房子高三層樓,旁邊有一條白色道路,他們的黑帳棚的門在東方,門口有一隻紅色的狗,這裡就是創古仁波切的轉世之地。」前一世大司徒仁波切還説,這一世創古仁波切在三歲的時候會有一個大的障礙。正如大司徒仁波切所說,這一世的創古仁波切在三歲時被犛牛牛角碰撞到臉,差點就撞到頭部,還好當時有修持除障法,所以沒有生命危險,大家仔細看,現在還可以看到仁波切下巴上的傷痕。

從大司徒仁波切所寫的轉世信函中可以得知,創古仁波切父親的名字「根噶」與法王預言的名字「玖古」不同,不同的原因,主要是因為這一世創古仁波切的父親小時候別名叫玖古,長大以後叫根噶,所以雖然是兩個名字,確實是同一個人,還有其他的跡象也都吻合。後來,根據大寶法王跟大司徒仁波切的預言,真的找到這一世的創古仁波切,而且還完全符合了老侍者當年的祈求:第一,在前一世(第8世)創古仁波切圓寂七七四十九天後,第9世創古仁波切很快就轉世了;第二,出生地點就距離創古寺騎馬兩個小時的路程;第三,出生的家庭很富裕。

聽說前一世創古仁波切的老侍者和寺院工作人員,前往這一世創古仁波切的出生之地時,年幼的創古仁波切早就知道他們會來,一早就在看糌粑盒裡有沒有糌粑、酥油盒裡沒有酥油、茶壺裡的茶有沒有燒開,一邊忙進忙出還一邊説今天會有很多客人來。仁波切的母親還笑説,當時仁波切在樓梯上下來來回回走了好幾次,她覺得這個小孩今天不知怎麼了,很奇怪!後來才知道,原來年幼的仁波切,早就知道寺院派人要來找他了。

一心團結,是我主要想說的話

第16世法王圓寂之後,創古仁波切擔負起法王海外的主寺隆德寺的佛學院教學重責,尤其負責四大法子的教學工作,可以說仁波切對噶舉派的貢獻極大!就像米滂仁波切所説的一樣,「即使太陽會下山,以太陽之力,也將再度日正當中」,雖然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在世時,噶舉教法很興盛,但時代的動盪,在法王圓寂之後,由於創古仁波切持續不懈的堅持和教學,可以說有了今天圓滿的噶舉教法。

創古仁波切的知識豐富,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在這裡不多講,我也講不明白。仁波切為了教法興盛,在印度、尼泊爾、香港、美國、加拿大等世界各地成立寺院、中心,利益無數,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之前第17世大寶法王蒞臨紐約KTD時,法王在寺院大殿開示時也有提到,堪千創古仁波切是現階段對於噶舉教法興盛以及付出最圓滿的一位上師。如同法王所說,事實正是如此,現在創古仁波切的教法非常圓滿,身為仁波切的弟子,應該要好好傳承下去,不要有自己是尼泊爾人、華人、藏人等等民族上的隔閡。

如果我們能夠團結,一直維護仁波切的教法,那麼仁波切這一生的奉獻,加上大家的努力與付出,就會很有意義。目前雖然大家都很好,但是也要作長遠的規劃,這樣未來才能比較有計畫與實際的行動。要把上師的傳承與教言,時刻放在心上,這是非常重要的!我自己平時只要想到上師的教言,就會流淚滿面,但生氣的時候是不會哭的,有些人一生氣就會哭,我生氣的時候就像石頭一樣硬!(仁波切呵呵笑著結語)。


堪布卡塔仁波切

採訪後記/賴純美

2018年的夏天,創古編輯部第一次來到傳說中的美國KTD,採訪已經95歲的堪布卡塔仁波切。當時仁波切除了走路稍微不便外,感覺仁波切的身體仍然相當硬朗,跟想像中一般已經近百歲的老人家,完全不同,仁波切臉上的皮膚甚至沒什麼皺紋,眼珠有一種特殊的色彩,氣色紅潤!

採訪前,聽說了堪布卡塔仁波切當年在美國建KTD時,生活很艱苦,還曾到街上拾荒等等,我們其實想聽的是仁波切這段艱難的過往。但是,採訪時仁波切卻只是抹平了這一段艱難,談的都是他的上師第16世大寶法王交待他的建寺責任,與創古仁波切的轉世與過往,而仁波切自己呢?

這四十年來,離鄉背井在美國紐約KTD,從無到有,從人生地不熟,到如今知名的大寶法王北美主寺KTD,又是怎麼走過來的呢?可惜的是,我們已經聽不到了,時隔不過一年的2019年秋天10月6日,傳來堪布卡塔仁波切圓寂,沒想到我們的首次採訪,也成為最後一次的採訪……。

一位長者的身影,96年來,堪布卡塔仁波切,留給我們的是他的上師第16世大寶法王的身影,以及對創古仁波切的尊敬,與對教法傳承一心團結的諄諄叮嚀!行者如是,典型在夙昔。


堪布卡塔仁波切

堪布卡塔仁波切

1924年,生於東藏康區惹修地方一個遊牧家庭。12歲進入青海玉樹創古寺出家,歷經六年學習及修行。19歲時在楚布寺第一次見到第16世大寶法王;隔年在八蚌寺,從第11世大司徒仁波切得受比丘戒。

1975年,仁波切獲得第16世大寶法王賜予確覺喇嘛的頭銜,意即「尊聖法師」。1976年,在大寶法王的要求下,至美國紐約成立噶瑪三乘法輪寺(KTD)並擔任住持。其後又在紐約州德海鎮建立噶瑪林三年閉關中心,擔任關房指導上師,帶領七次三年三個月閉關課程。

堪布卡塔仁波切行持極高,深入經藏且有實修證悟體驗,並以其耐心、慈悲和幽默廣為大眾所稱道,經常應弟子之請,在世界各地弘揚佛法。2019年圓寂於美國,世壽96歲。

©Thrangu Dharmakara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