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設計對我來說都具備六波羅蜜多——專訪藏式建築師才仁格加

每個設計對我來說都具備六波羅蜜多——專訪藏式建築師才仁格加

波卡瑪VI

採  訪:波卡瑪
文字整編:陳惠珍
照片提供:才仁格加




才仁格加

▴優秀藏建設計師「才仁格加」,背後是其設計的青海玉樹禪古寺「創古波切行宮」。

2018年獲知才仁格加在中國民族建築研究會年會上獲得「中國民族建築優秀藏建設計師」榮譽後,我就一直很想採訪他,終於在本期《創古法雨》雜誌以「上師」為題,討論邀訪貴賓時,再次想起這位優秀的設計師,他在為許多寺院和私家設計藏式建築的同時,也努力精進佛學,在2020年8月經創古仁波切安排升座阿闍黎學位,成為玉樹州佛學院一位傳授「中文佛法課」和「計算機課」的導師。

2020年12月22日,透過Zoom 連線,終於再次見到好久沒有聯絡的同鄉,他紅光滿面,笑聲爽朗,說起話還是快人快語快性子。


才仁格加榮譽證書

▴才仁格加榮獲中國民族建築優秀藏建設計師。

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

▴才仁格加於藏式建築專業委員會學術年會上獲獎。

成為藏式建築設計師的因緣

2010年4月14日青海玉樹大地震,具有八百年歷史的創古寺毀於一旦,為了重建的重責大業,經寺院各方商議決定,堪布成立巴桑特派才仁格加到北京深造,以節省重建所需的巨額設計費用。

才仁格加在北師大上計算機專業的時候,主要學的是中式跟歐式建築,學校並沒有一門課專門教藏式建築,只有研究藏式建築作為借鑑,所以除了研修系上課程之外,才仁格加努力自學漢語和藏式建築設計,直到畢業以後,加入中國民族建築研究會,特別跟在藏式建築專業委員會的各位老師身邊學習才更加瞭解藏式建築。

藏式建築,敬山敬水

我好奇藏式建築和其他建築有什麼不同?才仁格加一聽,立刻打開話匣子,劈里啪啦為我普及從環愛情海的基督教建築、中東地區伊斯蘭教建築到華夏建築體系分成漢式建築與藏式建築的歷史。「藏式建築最大的特點是『敬畏山水,理解自然』,不會狂妄地去破壞大自然,像布達拉宮蓋在紅山(瑪布日山)上,就是依著山勢而建。」才仁格加做了一個小結。

但是有建築就不可能沒有破壞,如果迫不得已必須更動自然山水時要怎麼辦?

「我們藏人有句俗話說:『不能太大聲,山神會跑走;水源不能弄髒,水神會跑走。』所以能夠不動的話最好。萬一必須更動,我會做很多的儀軌和清除障礙的方式,做好『安地儀式』才能打地基。當初我設計歇武多干寺佛學院的僧舍,那裡原本旁邊有一座小水井,我便將水井避在牆體的外面,在那邊建了一個小小的龍宮,在裡面供龍。所以,我會因為每個建築的個體差異、業主需求而做不同的設計,但永遠不會改變對大自然的尊重。」

建築設計,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聽到他這麼說,看著他所設計的創古寺、創古仁波切行宮、歇武多干寺佛院等氣度宏偉的作品照片,我不由得想多瞭解他的設計理念是什麼?

他不疾不徐地說著,建築是百年基業,不該急於求成,設計需要時間去琢磨,「差之毫釐,失之千里。一點都不能錯」,不只宗教建築,私人建築也是,設計時要考慮到家庭成員的狀況,比如家有老年人、有幾個小孩等等,需要考慮到房子的光線、廚房的大小、起居室的大小等等,都必須要想好。除此之外,委託人則要觀察跟尊重,才能共同打造出精緻精確的建築。

設計創古仁波切行宮

創古仁波切行宮

▴創古仁波切行宮位於整座寺院的最中心點。


聽他說完,我想起他設計作品的起點——創古仁波切行宮,據說這是他在校時的作品。

「我在北京學校的時候得到消息,要我設計創古仁波切的行宮。當時我只是會操作軟體而已,畫出來的設計圖自己都不滿意,經過無數次修改,才敢將設計稿發給當時在加拿大的創古仁波切過目。

仁波切看了我的設計稿只回覆我:『屋頂的金頂不太好,能不能改呢?如果不能改就按照這樣子去做。』這對於我是極大的鼓勵。

仁波切還對我說:『我們寺廟有這樣一位設計師,我們都不採用的話,不可能會有比我們寺廟自己的設計師更重視創古寺的設計師了。』仁波切很肯定我,我怎麼畫、怎麼設計,就按照那樣的方式去做。所以我下了很大的功夫,務求做到最標準化的設計。」

設計考量與現實困難

「選址時,我們經過很多次討論,決定將仁波切的行宮放在整座寺廟的最中心點,因為創古仁波切對我們寺廟來說,以一個人做比喻,就像眼睛一樣,也是一個發光體,所以我們將寺廟的核心放在靠山處,彷彿環抱著我們整座寺廟,護佑著我們的寺廟。」

在畫設計稿的時候,才仁格加考慮了很多,包括這一世仁波切、仁波切轉世、客房、仁波切修行、閉關、學習、廚房等等。設計完成後,又與甲方(功德主)、仁波切的管家和堪布共同討論,最終滿意之後才定案。

特別是在設計最初,才仁格加就考慮到仁波切的腳動過手術,希望可以減少仁波切步行的距離,所以也將電梯納入設計,另外也設計了水暖、地暖等設施,只可惜因為資金等問題,無法施做。

印象最深刻的作品

從他的言語間,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小小遺憾,於是我轉而問起他最滿意的作品。

他眉開眼笑與我分享設計歇武多干寺佛學院的「秘訣」。

「佛學院既然是學生學習的地方,特別考量了管理紀律的『鐵棒喇嘛』巡邏的時候怎麼樣比較方便,我開了更多的窗戶,後面的窗戶是為了採光,可以用窗簾,但是前面的窗戶不能用窗簾,因為會遮住巡邏者的視線,所以我將前面的窗戶做得比較小,這樣既能採光又不影響視線,方便巡邏。」

才仁格加最滿意歇武多干寺佛學院的設計,當然不光是因為這個原因。

「歇武多干寺佛裡裡外外的建築都是依照我的設計建造的。歇武多干寺佛學院裡面有一位堪布,在宗薩佛學院待過很長的時間,他對整個佛學院的管理方面特別地理解,也非常認可我。對於我提出的設計建議,他們不是一下子就決定的,而是經過寺廟的管理者全體審慎考量後才慎重回覆我,並不會急著一下就將佛學院蓋出來。佛學院前後用了四年打造,其中實地建造用了兩年,其他兩年都是在討論計畫跟設計,經過這麼縝密的思考,打造出來的建築物才會是非常完整、精緻的。我自己看了都覺得很舒服,包括整體建築的大小、面積、布局、裡面的每一項設施的用途都是很理想的。」

歇武多干寺佛學院

▴歇武多干寺佛學院是才仁格加印象最深刻的作品。

每個設計對我來說都具備六波羅蜜多

看著他臉上的笑容,我突然想問問他,佛學與建築對他的意義是什麼?他斂了斂神色,嚴肅了起來。

「我不是一個建築師,我就是一個愛好者。修行人也談不上,因為每天都是在一些瑣事中打發時間、虛度人生。不過我覺得,畫圖跟我的修行有很大的關係,因為任何一個設計方案對我來說都具備『六波羅蜜多』——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

「布施」的方式來講。

我剛畢業的時候去拜見創古仁波切,我跟仁波切說,我現在學到了一點點的技術,想開一家設計公司,透過這家設計公司賺點錢,好為寺廟做點事情,也可以補助生活。

仁波切聽完微笑著對我說:『這是非常好的一個想法。我們現在特別需要錢來護持僧眾的生活。但是錢這個東西不是很好,剛開始,我相信你百分之百所有的收入會投入到寺廟,為寺廟做事。但錢不是一個好東西,錢多了的話,人的思惟會改變;改變之後,最終也許可能會失去你的身分。我特別需要錢,但我更需要的是人,所以你暫時不要做設計公司,放下這個念頭,如果一旦有很多其他的寺院要做設計的話,你就為他們免費做設計,這就是你對創古寺以及其他寺廟的貢獻了。』

從此我就放下了開設計公司的念頭,轉念將我所做的設計當成上供的一種布施。

「持戒」上,我按照與甲方的約定、甲方的要求,將設計一對一做出來,這就是一種誓言,也就是一種戒律。

「忍辱」方面,因為設計圖上會很多需要注意及反覆修改的細節,通常畫一張設計圖需要十天半個月以上,對我來說,有很多的困難需要忍耐。

說到「精進」,當甲方有所催促或者挑剔時,我更應該要不斷地努力,圓滿甲方的所有要求。這是我的精進。

「禪定」幫助我靜心,若我沒有一心專注在設計上,心思散亂的話,設計出來的作品就不會好。

最後是「般若」,我將完整設計稿完成,貢獻給他們,這就是完成的智慧。

我覺得修行跟建築之於我,就是有這樣的關係。

『錢是一種魔,會改變一個人的思想。』當初如果仁波切沒有對我說這句口訣,說不定我就不是現在這個身分,是仁波切的開示給了我積累福田資糧的機會,也為我留下了出家的後路。」

仁波切與才仁格加

▴創古仁波切對才仁格加的建築師修行之路有著關鍵性的影響。

創古仁波切與才仁格加

▴才仁格加擔任藏漢語音、文字翻譯等工作。

影響我最深的上師

在修行的路上會依止很多上師,創古仁波切對才仁格加的建築師修行之路起了關鍵性的影響,那麼在佛學修行上,誰又是影響他最深的上師呢?

「學習佛法的路上,影響我最多的人是在玉樹大地震圓寂的堪布久美南加。剛出家的時候,我覺得自己不過是改穿一身袈裟而已,對於真正的佛法一竅不通,甚至比不上一般的在家人。他將我帶在身邊,從最基礎的語法教起,直到五部論點,我才從中悟到了一些東西,這是他的加持力。

我在佛學院上課的時候,是年紀最大的一個老僧,當時堪布仁波切說:『我知道你們現在學習非常非常的苦,但現在所學到的一點知識,往後你們年紀大了會有一點點的用處,是彌補今世的最大的財富。』

那時候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現在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發現在他身邊所學到的每一課法,都是我現在的生活中最需要的法,是我今生唯一的寄託。可惜我的福報不夠,與他親近的時間那麼短暫,但是於我已經種下了非常殊勝的善緣,是我在佛學上精進努力的動力,我相信這一切都是他對我的加持。」

給孩子的話

看著他緬懷的神情,我想起在佛學院的時候,他可是出了名調皮搗蛋的學生,沒想到一晃眼,已經升座阿闍黎,才仁格加現在也是人家的導師了。

聽了我有點調侃的話,他抓抓頭,有點不好意思地說:「現在看到小喇嘛們調皮時,我也時刻會想到自己。不過我覺得調皮有兩種,一種是『黑心』的,做各種的壞事;一種調皮純粹是就是(無傷大雅的)調皮搗蛋,而我是屬於後者,絕對沒有害過其他的人,頂多就是砸破玻璃而已。

其實教育小孩子,我很鼓勵他們調皮,我覺得調皮的孩子腦思惟開發得比較好一點,不會陷入憂鬱、壓抑的狀態,對他們辯經也好。」

禪古寺佛學院大門

▴禪古寺佛學院。

上課ˇ

▴2020年,才格仁加經創古仁波切安排,升座阿闍黎,目前於佛學院教授中文佛學課與計算機課程。

給修行者的話

訪談最後,我請他對《創古法雨》的讀者說幾句話。

「我們學習的時候,在一個地方要儘量地學好,過去我們噶舉派的祖師就是這樣,他們一直在山洞中修行。過去我不是沒有想過去其他的佛學院中繼續學習,但後來我想只要我自己夠努力,這裡的環境也很好,所以,我們只要依照上師給我們的口訣好好的學習,一定能有所成就。」波卡瑪

喇嘛才仁格加
藏建設計師

才仁格加

1983年出生在青海玉樹。1998年於玉樹創古寺出家,隨後完成兩年閉關及護關三年,2004年開始學習五部大論。

2010年赴北京深造,三年半後自北京師範大學畢業。2013年考入北京理工大學建築學院就讀遠端教育。在北京新華電腦學校學習環境藝術設計,獲得了室內外設計師證書。

2015年獲優秀敬業藏建創新者的獎狀,隨後至成都閉關中心擔任佛學院助理外交工作,赴亞洲各地傳法和藏漢語音、文字翻譯等工作。2016年10月參與中國民族建築研究會藏式建築專委會,取得資深會員證書。

才仁格加
2017年在創古仁波切的安排下,回到創古寺任職佛學院教授;同年攜同中國民族建築研究會前往歐洲交流建築。

2018年獲頒中國民族建築研究會「中國民族建築優秀藏建設計師」榮譽。

2019年自玉樹州佛學院高等專科畢業。2020年經創古仁波切安排,升座阿闍黎。

建築設計作品包括:玉樹創古寺創古仁波切行宮、玉樹地標建築禪古百塔、仁青嶺寺、曲冷寺、仲讓寺、歇武多干寺佛學院、拉沃寺,以及私家住宅河北百塔寺和玉樹阿瑪啦社區、諾布文德酒店、如意賓館等獨特藏建作品。


波卡瑪

波卡瑪BoKaMa

我是BoKaMa,出生在九月一個涼爽的夜晚,據說當時有一道強光掃過草原……。
我的天性樂天又健忘,講話有點點大聲。非常喜歡地球上甜甜的食物!
犛牛是哺育我的養母,每當月亮出來時,養母總會提醒我說:「來到地球要善良,要去完成使命。」
長大後我才知道自己能夠任意變化身體,來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餅乾,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全世界最瞭解我的朋友。

©Thrangu Dharmakara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