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最後的時光,他帶來喜悅

生命最後的時光,他帶來喜悅

文:堪布羅卓丹傑



這篇文章著實拖了好久,緣起於這位好友的往生,給予我很多的啟發。而他的家人,更是讓我感動,原來對於親人的離世,能以如此的心境面對,當然內心還是充滿了不捨,還有更多的惶恐,但最重要的是,臨終者正念和善念的力量,原來可以如此的無遠弗屆,穿透和滋潤每一個憂傷的心靈,帶來喜悅。

在他走的隔天,我回家看望了父母。我說最近去了幾次醫院,在安寧病房探望朋友,我並不刻意避諱跟父母談論死亡,只是自然表達出我內心的喜悅。我說:「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在陪伴臨終者,離開病房後,內心是快樂的,是喜悅的,是舒服的,是感恩的。」父母親聽完當下沒有多說什麼。

隔天一早,接到父親來電說:「堪布,你應該寫下他的故事。」

他的故事,從最後的陪伴開始

拖延,是我的一個大問題。跟我熟識的編輯都知道,一定要給我清楚的deadline,要把狠話說在前頭,要嚇唬我,不然以我散漫的個性,死期將至,才會發現為時已晚。

所以,親切的編輯都會將交稿的死期說早一點,讓我在真正臨終時(咳⋯⋯交稿前)能夠走好(咳⋯⋯順利交稿)。更狠(更親)一點的編輯,甚至會用善意的謊言聲稱其他專欄作者已經交稿的假死訊息,提醒我:別再拖了,現在就開始準備吧!

回想這位朋友,其實病了很久,可他始終坦然面對,甚至還抱病前往尼泊爾。我不是他的家人,沒有時常陪在他身邊,但相信寢疾生活是不容易的。我只能藉由短短幾天病床旁的陪伴,試著去推想這位我認識不下十年的朋友,是如何能在臨終時做到佛法談到的一些內容。

他沒有證得虹光身,甚至沒有什麼發出香味、出現彩虹的異象,但就是那種平平淡淡,坦然放鬆,帶給人的喜悅。

接受了,所以坦然

無論如何,當知道某個人,尤其是親人朋友即將「畢業」,那段日子,常會讓一個人的思緒有所牽絆,這和一般世俗的牽掛不太一樣,因為你已經知道結果,心中沒有不實的妄想和期待,就好像已經知道結局、笑點、驚爆點等等好笑或害怕的原因時,反而會帶來一種平靜和淡然。

我在去醫院之前,心情就是這樣的。我想主要還是因為和自己相連的感覺——我也會死亡的事實。我們長這麼大,或許忘了生是什麼樣子,但死是可以歷歷在目的、清清楚楚經歷到的;或許每個人一生的劇本不同,但最終,都將畢業、解脫。

就因為死亡是這麼自然的一件事情,臨終者也接受了這個事實,反而輕鬆吧。

我播放了一段上師的錄音之後,看到他聽了好像很高興。我順帶說了一句:「但上師錄完音後補了一句說,」我試著在他耳邊講慢一點:「他說喔,他其實不太記得你是誰耶。」他聽完的反應和往常一模一樣,很能接受任何玩笑,就看到他嘴角微微揚起。當然,已經不能和以前一樣那樣開懷的仰天大笑了。

最好的面對是一切如常

他生前的穿著很簡單,總是那幾件。偶爾會來聽課,喜歡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他也很護持佛法,而且為了能更實質的幫助,他會跟我討論,認真瞭解問題是什麼,需求是什麼?這種擇善固執,實事求是的好問習性,他也將之用在了自己的死亡上。

那天,在他耳邊播放上師的錄音,是一段藏傳佛教的傳統祈願文,聲音雄厚緩慢,流露慈悲的溫暖,聽了自然讓人心靜、感動。我拿著手機,幻想著播放完他可能會流下眼淚的場景,沒想到他聽完,卻以微弱的氣聲說道:「剛剛上師唸的是什麼呀?」

我聽他這麼一問,瞬間開懷了,忍不住笑出來,原來他還是一樣的好奇,一樣的自在,沒有因為病痛或死亡來臨而有所不同。我解釋到那段藏文唱誦的是有關不動佛的,他聽完滿意微笑的點了個頭,說了一聲:「感恩!」

一生會比一生好

這是我第一次陪伴臨終者,說實在,的確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只能臨時抱佛腳,趕緊向上師們請示,同時身邊有很多藏傳、漢傳的法師,還有他的家人,大家同心協力幫忙。

能夠如此因緣善順,本身就是臨終者的善心、福德所致;生前沒有廣結善緣,怎麼可能有此善果?其實說來慚愧,反而是自己從這次的經驗學到最多。畢竟周圍的人做得再多,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陪伴臨終者,讓臨終者能夠放下,保持正念和善心而走,但更深層來說,是給予我們一個機會,當下培養正念和善心,為未來做好準備。

他是創古仁波切的弟子,仁波切給他的留言是這麼說的。

「我會一直為你發願,祈請,皈依。無論你生了什麼病,我每天都在做特殊的長壽法,會迴向給你。」
「你要皈依,祈請三寶,生老病死是輪迴的本質,好好發願,發心。發菩提心會有幫助的。」
「你會沒事的,生前你把一切供養三寶,布施眾生,放寬心,沒事的。多向阿彌陀佛祈請。」
「如果可以,多修持『施受法』會非常好,不要忘了。(我補充說:透過呼吸,把一切的善、祝福,像是白光遍灑眾生;吸氣時,將眾生的病痛、煩惱和痛苦承擔過來。)此法能夠平息痛苦,是在臨終時、中陰時最好的法門,因為這樣善的習氣將會延續到來生,生生世世不忘善心,一生會比一生好。這在『修心』的教法中有提到,是一個容易修持,同時利益廣大的法門。」

聽完錄音和我的翻譯,他只能舉起單掌表示合十,微微點頭示意。

不要忘了,不要忘了

週末他走了。我緩步走出醫院。

不要忘了,不要忘了。保持善心,修持『施受法』。」仁波切的口語在耳邊迴盪。

嗯,除了懶散拖延之外,我得承認「忘記」是自己的另一個大問題,若不是要寫這篇文章,我都忘了「自己也會死」,然後也忘了從我出家到現在,跟隨在法王、仁波切等等大師身邊的時候,那些對於我的耳提面命的不該忘記的事情。

事實上,我不是忘了會死,而是根本忘了該怎麼好好生活吧?

就像大寶法王在《生死間,與願同行》的序言中寫到:「雖然命名為『中陰教法』,其實強調的是在世時的修持,如果現在活著不好好修持,到了中陰的時候就沒辦法明心見性,尤其臨終的那一刻要能走得好,更是修持的關鍵所在。」

我相信這位朋友會到淨土去,因為他在生命的最後時光,讓我們都感受到,坦然接受的喜悅和自在,就像在淨土一樣。謝謝他,也謝謝他的家人!

©Thrangu Dharmakara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