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師的教言,我時刻記在心中

上師的教言,我時刻記在心中

堪千創古仁波切——口述;阿尼蔣秋卓瑪——採訪‧藏譯中

教言_修心

我的上師時常提醒我,身為仁波切,心中不能有任何傲慢的心,自己的身口意,都要投入佛行事業。
我一生當中,有時生活困難,有時條件寬裕,上師的教言,時時刻刻深記在我心中,不論情況為何,總是依教奉行,想為佛行事業,為利益眾生,盡一點心意。
對於我來講,生命當中,對佛法的信心,或是現在的一切成就,都是來自上師的恩德。


我十六歲的時候,寺院建立了佛學院,邀請堪布羅卓然薩為我們的導師,堪布教導《入菩薩行論》、《俱舍論》等論典。堪布給予我很多教導,他很嚴厲,但是內心很慈悲。堪布時常說要戒律清淨,也時常提醒我:身為一位仁波切,心中不能有任何傲慢的心,自己的身口意,都要投入佛行事業。這些教言我一直銘記在心,我現在能夠經常為大家開示,都是堪布羅卓然薩的恩德,也是因為我時刻記住他的教言,並且依教奉行的成果。

堪布羅卓然薩也時常告訴我:當自己被稱為仁波切或上師時,就不能對佛法、對三寶有任何懷疑,也不能執著金錢,更不能對眾生、對佛行事業沒有虔誠的發心。

這些教言深記在我心中!

一生當中,有時候生活困難,有時候條件寬裕,無論如何,我都在想如何為佛行事業付出,為佛行事業盡一點心意,例如興建寺院、建立僧團,讓更多人有學習佛法的機會。

堪布還時常告訴我:從學生、功德主那邊拿到供養時,不管是物質或金錢,都要謹慎小心,不要到處亂用,而且一定要想辦法行佛行事業及利益眾生的事。

這些教言我時刻記在心中!

我的這些觀念,都是來自於堪布羅卓然薩的教言,他總是提醒我:未來如果經濟條件很好了,錢也不要到處亂用。

我人生中,還遇見了堪布岡夏這位大瑜伽士,他給予我很多殊勝的口訣。他總是說:不要傷害他人。同時,我也得到他很多心性指引的法門,他給予我很多禪修上的教授,對於我在實修上有很大的幫助。這真的是很難得的因緣。

小時候,我沒有什麼跟其他人不一樣的感受,但是當我漸漸長大,遇到了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堪布羅卓然薩等上師,他們給予的開示及教言,讓我有了改變。對我來講,生命當中,對佛法的信心也好,以及我現在的一切成就,都是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和堪布羅卓然薩的恩德。

我剛從西藏來到印度時,因為當時走得很匆忙,什麼東西都沒有拿,所以能拿到法本、經書我都會很珍惜。有一次到了智究地區,有一位名為巴釀阿丹的功德主,送給我們所有僧眾每人一本《文殊真實名經》。當時手上能拿到一本《文殊真實名經》,真是充滿了喜悅!那時我真的很開心!

之後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就到處收集各種法本,將之複印或重新製版刻印,還在隆德寺成立出版社,請來很多木匠,在木版上刻印經文。就這樣慢慢地複印了很多佛法書籍。總之,當時因為沒有法本,大家在學習上都很辛苦。

由於我本人的性格比較固執,因此不太容易對上師生起信心與恭敬心,但是因為佛法的教育,我盡力的去生起信心與恭敬。因為我覺得能夠聽聞到佛法與口訣是極為難得的,傳法上師的恩德真的非常大。至於我是怎麼去承侍我的根本上師呢?我想上師的開示或口訣,一定是為了利益眾生,所以我自己也覺得,承侍上師就是應該如同上師所做的一樣去做。

「寺院」的藏文意思是播下種子,之後就會發芽。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到印度錫金後,克服種種困難建立了隆德寺,就是為了興盛佛法,法王以此為責任,所以我覺得我的責任也是如此。我具有很多頭銜,我覺得這些頭銜就是代表自己的責任,要利益眾生、弘揚佛法。

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是:十六歲就讀佛學院時,親近到堪布羅卓然薩,他不斷教導我,當時我自己也很勤奮,因此收獲很大。二十七歲開始跟隨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十七年的時間,接受他的灌頂、口傳、教授。還有小時候的一位老師及瑜伽士堪布岡夏等等,這些老師,對於我的幫助都很大,他們也改變了我的一生。

(本文輯錄自《一生所衷》,2016年6月,創古文化出版)


一生所衷:銘記心中的教言

第17世大寶法王的總經教師——堪千創古仁波切,50則一生受用、心靈開闊的智慧之言。一生中,總有些時候,我們會因為一句話找到力量,會因為一句話堅持一生,也會因為一句話改變人生。

NT$350元

更多介紹

請購連結


©Thrangu Dharmakara 2020